注册

腾讯拿下再保险牌照,保险赛道互联网公司拒绝“躺平”!

2021-06-09 19:30:00 和讯名家 

保观 | 聚焦保险创新

腾讯再获“一般再保险业务牌照”一张,从2013年与阿里、平安一通发起设立众安在线开始,腾讯在保险路上已经摸索了整整8年,互联网公司介入保险市场也早已不是新鲜事,其中踩的坑,中的雷不计其数,那么互联网公司参与保险市场的正确姿势到底是什么?

近日,腾讯控股的香港公司FuSure Reinsurance获得香港“一般再保险业务牌照”。一般保险业务通常指除身故保险以外的各类损失赔偿保险。

数据显示,FuSure的注册资本为10亿港元,腾讯作为FuSure的绝对控股股东,持有85.01%的股权,另外的股东Grand Azure Limited持有剩余14.99%的股权。

FuSure获得的这张一般保险业务牌照是受限制型,就是说只能在香港从事再保险业务,而不得从事直接保险业务。作为一家传统的再保险公司,FuSure已获得有关牌照下全部17项业务范围的经营许可。

公开资料显示,FuSure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注册资本为10亿港元,任汇川为该公司的自然人董事,总部设于香港,公司致力于将逐步发展成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再保公司。FuSure公司获得再保牌照后,腾讯在保险版图的扩张上再下一城。

背靠10亿级别流量,保险成转化选项之一

事实上,腾讯在保险业的尝试早在八年前就已开始,2013年11月6日,腾讯与阿里、平安合资组建了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而腾讯对保险业的涉猎并未止步。

2016年,腾讯作为天使投资人之一投资了水滴公司,有消息称,此举是为了探索互联网和保险较好的结合点。水滴也于近期成功登陆海外资本市场。

2017年,腾讯再次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英克必成科技有限公司拿下和泰人寿15%的股权,成为和泰人寿第二大股东。

同年,腾讯还发起设立了微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微保(WeSure),这是腾讯自己首家控股的保险代理牌照。

去年10月三星财险披露公司的增资计划,按计划腾讯持股32%将成为三星财险的第二大股东。

根据腾讯2020年报披露,目前腾讯旗下微信及Wechat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12.25亿人,同时腾讯生态中付费增值服务注册人数已经达到2.19亿人,如此庞大的用户量,如何进行深一步的挖掘和转化成为腾讯的课题。

图片来源:腾讯2020年报

而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客户公司下场造车的新闻不绝于耳,好像不宣布造车就不能说自己是互联网科技公司了,这些公司集体下场造车背后是流量红利放缓,智能手机等行业空间所剩无几的严峻现实,它们急需要一个新的庞大赛道去做增量。

腾讯也是一样,目前微信月活人数已经达到了12.25亿人,已经基本完成了全用户的下沉,并且随着我国人口增长速度放缓,微信的日活增长速度放缓也是必然事件。

图片来源:腾讯2020年报

从腾讯的营收情况来看,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已经成为了这家互联网巨头的最大增长引擎之一,连续两年收入占比27%,金融版图在腾讯帝国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尽管腾讯在年报中坦言在进行金融业务的开展时,会优先考虑风险管理,而非追求规模。

腾讯之所以在年报中先提及了风险,客观来说与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公司在金融领域遭遇强监管不无关系,其中包括阿里系的蚂蚁金服上市被紧急叫停、花呗借呗被指出问题等。

监管的持续施压并不无道理,互联网在进入新时代后,各大巨头都开始主动挖掘存量用户,加上各大巨头都有社交、网购的用户场景,进行金融变现并非难事,所以金融科技成为了各大巨头的发力方向,但金融向来是强监管领域,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监管底线。

平安大将入主微保,发展与问题并存

今年3月12日,深圳银保监局发布批复,同意周克俊出任微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事实上,去年8月周克俊就已加入微保,管理微保日常的运营工作。而如今,任职资格终获监管批准。

而周克俊也是从第三位从平安系出走加盟微保的大将,此前已有平安集团副董事长任汇川、中国平安(601318)前副首席风险执行官兼陆金所CRO杨峻已经加入腾讯系,几员大将的加盟让微保获得了快速的发展。

截至2019年12月,微保拥有注册用户5800万,投保用户2900万。有别于传统保险的线下服务流程,目前70%的微医保选择通过微保小程序申请理赔。另外,有92%的微医保门诊险用户通过微保小程序完成理赔申请。

2020年上半年,微医保理赔覆盖用户数超2.5万名,总件数达逾3.7万件,理赔总金额超2.9亿元,同比增长132%,数据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其中,通过“微保管家”理赔高达1.1万件,追回理赔金达417万。

不同于其他保险经纪平台,微保由于背靠腾讯,在流量端有着其他平台所无法比拟的资源优势。在手机微信的支付界面也有“保险服务”(即微保)的直达入口。

有着得天独厚优势的微保去年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在去年8月,微保就因涉违规营销,被罚12万元,其相关负责人也因此累计被罚4万元。

其中的问题就包括百万医疗险免赔额条款是否尽到告知责任,以及对客户健康告知部分是否进行了必须的审核等。此外,通过首月优惠甚至免费的方式来吸引用户,待用户次月续费时才发现被扣除保费的情况也存在一定误导销售的嫌疑。同时,微保在视频平台上推出的一些推广也引起了市场的争议。

所以即便是背靠参天大树的微保,同样有着自己在流量转化端的焦虑,而在流量焦虑的传导下,上述一些并不利于行业发展的现象也开始显现。

对此监管要颁布了一系列的措施来规范行业发展,如于去年10年开始正式要求互联网保险销售行为可回溯,指保险机构(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通过销售页面管理和销售过程记录等方式,对在自营网络平台上销售保险产品的交易行为进行记录和保存,使其可供查验。

金融行业最大的特征就是严谨、强监管,而强调效率、产出的互联网企业的进场让行业在短时间内就发生的巨大的变革。近几年互联网保险已经下沉到了三四线城市,而百万医疗险等险种的出现则是让更多用户接触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保险,过快的扩张速度让不少网红产品出现了营销合规问题,监管自然也随之到来,互联网巨头尽管有庞大流量,但在保险的探索之路上依旧艰辛。

这一次FuSure获得的是受限制的一般保险业务牌照,即只能在香港从事再保险业务,不得从事直接保险业务。香港目前共有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计入FuSure后共有18家传统专业再保险公司。所以这块牌照的含金量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再加上FuSure成立于2020年5月,成立刚满一年,意味着它不论是在产品的研发还是市场的开拓上,与那些已经深耕香港市场几十年的再保险公司短时间内肯定无法相提并论。

事实上,腾讯在传统保险业的探索上也一直没有停止过,除了发起设立众安在线,腾讯还在2016年参与发起设立了和泰人寿,作为发起股东中唯一的一家互联网企业,腾讯与和泰人寿对外宣称的致力于打造“互联网优势明显,价值创造能力突出的创新型寿险公司”相契合,腾讯能给和泰带来互联网基因在当时也颇受市场期待。

但自2017年正式成立以来,和泰寿险已经经历了连续四年的亏损,数据显示和泰人寿2017年-2019年分别亏损1.34亿元、7763万元、9355万元。截至2020年底,和泰人寿累计亏损近3.7亿元。与净利润情况相同,2020年和泰人寿营业收入也呈现负值,为-3423.2万元。而2019年营业收入为12.3亿元。同时腾讯与和泰在业务的协同性方面,也没有完全达到市场的预期。

所以这一次腾讯拿下再保险牌照的主体公司FuSure,跟和泰一样,都是新公司,而有了和泰的前车之鉴,这一次腾讯能否把这块牌照利用好,还需要市场和时间的检验。

互联网巨头纷纷试水保险,手握流量依旧踩坑不少

除去腾讯,百度、美团等互联网公司也纷纷试水保险。以百度为例,早在2015年,百度联合安联保险集团、高瓴资本拟合作成立专业的互联网保险公司——百安保险,意图在全国开展健康险、旅行险等创新性保险业务。这一“保险+科技+资本”的组合,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当时提出希望百安保险规模未来可以“超过高瓴、超过百度、超过安联”。但从结果来看,百安保险显然没有达到李彦宏的预期。

2016年,中国太保发布公告,宣布控股子公司太保产险拟与百度鹏寰发起设立一家股份制财产保险公司,主要经营机动车保险等险种。同时太保表示此次投资金额不少于10亿元,占投资标的总股本的比例将不低于50%。虽然百度这两年在保险领域动作频频,但由于彼时牌照的发放趋于严格,这两家保险公司一直没有获批筹建的消息传出。2018年,中国太保再次发布公告,终止了太保产险与百度鹏寰协议发起的财产保险公司。

而美团则是以互助的方式切入保险赛道,2019年6月美团互助上线,截止2020年5月有超过2800万人加入成为美团互助会员,但在今年1月,美团互助发布关停公告:因业务调整,美团互助将于2021年1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

整体来看,互联网公司做保险都是颇具挑战,尽管互联网公司有充足的流量,并且深谙营销之道,但是与一套护肤品、一箱饮料、一台手机等快消产品不同,打折便宜、点燃情绪、冲动消费等“套路”不能直接套用在保险产品销售上。作为金融产品,保险产品销售与其他商品毕竟不同,几十页的保险合同、几十年的保险保障、不低的保费,都需要消费者在购买前充分了解保险产品、了解自身的权利,而这种长期主义的运营,却是很多互联网公司并不具备的能力。

所以互联网公司做保险,其实有的时候需要换个方向,发挥自身的长处,曲线做保险,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如腾讯旗下的腾讯广告在近几年强势切入保险业务,以数字化驱动保险行业营销升级,便是互联网营销平台主动从营销端进入保险市场的尝试之一。

总体来看,腾讯广告汇聚了腾讯公司全量的应用场景,在有海量流量作为底层支撑后,腾讯广告同时为保险公司提供了十多条不同的拓客链路,保司可以根据自身不同的产品需求和公司技术部门可支持到的不同程度去进行自由选择。

腾讯广告也对自身数据进行了精细的打磨,腾讯广告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内帮助保险行业打造了一整套的标签矩阵,通过调研了大量保司和产品业务部门,包括风控部门、精算部门,逐个收集和分析得出相关数据。

在保险行业的发展中,我们始终认为各方还是需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国内保险业在经历了草莽式的发展后,已经很难在回到那个人海战术的时代,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要把获客、产品、营销做细,而互联网公司可以发挥自己线上的获客能力,以及对用户画像的精准刻画能力,从数据的角度来给保险业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同时线下保司则可以发挥自己客户经营的能力,各取长处,才能给行业带来新的增长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