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利扭亏、保费提升 渤海财险风险评级危机仍待解

2021-05-11 06:06:44 北京商报网 

渤海财险风险综合评级再起波澜。5月10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险企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现,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财险”)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一改去年四季度亏损态势,且保费的环比和同比双升;然而,“东边日出西边雨”,该公司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由B级再次降至不合格的C级。

业内人士认为,渤海财险的风险评级和偿付能力双承压,或与其流动性风险增加及快速展业有关;而要维持公司业绩增长的持久性,或需要继续多元化、差异化发展非车险业务。

净利“回暖”、业绩“升温”

业绩方面,渤海财险在一季度可谓“扬眉吐气”。

具体而言,一季度渤海财险净利润675.50万元,相较去年四季度的净亏损3162.04万元扭亏为盈。与此同时,在保险业务收入方面,今年一季度渤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为8.09亿元,相较去年四季度的7.38亿元环比增加约10%,相较2020年一季度的7.56亿元同比增加约7%。

关于渤海财险一季度净利润扭亏且保费收入的增长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发函采访渤海财险,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有业内人士认为,其利润、保费的变化属于险企经营过程中正常的波动。而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认为,这可能与该公司车险业务收缩,非车险业务,特别是责任险、家财险业务有较快增长有关。

从渤海财险最新发布的2020年业绩报告可窥一二。分险种来看,除了责任保险、工程保险和船舶保险的保费收入在2020年分别创下43.51%、113.10%和32.94%的同比增长率之外,其余险种2020年保费收入不同程度下降。

其中,车险保费占总保费比例高达87.75%,保费收入同比降低13.71%。同时,保证保险的保费收入降幅最大,达97.85%。

对于其中2020年车险保费的降低,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应该主要是受到车险综合改革的影响。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和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指出,车险综改后发展车险业务对于中小险企而言压力尤其大,因其规模较小,而车险对整体理赔下沉要求较高,中小险企竞争力相对不强。而非车险对保险公司风险管控能力要求较高。朱俊生建议,总体上中小保险主体可更多寻求差异化、特色化的发展,在一些垂直的细分领域深耕,有可能获得更多竞争力。

“对于渤海财险这类中小财险而言,要想有较好的业绩表现的确需要大力发展责任保险、家财险等非车险业务,同时稳住股东业务。当然,非车险业务对于保险公司的人员素质和业务能力有更高要求,因此不能过于求快,需要保持适当的转型发展速度,并向其他非车险业务发力和扩展。”对于渤海财险业务方面的发展,李文中亦提出如是建议。

实际上,渤海财险亦曾在公开信息中介绍过相关的经营战略。早在渤海财险2020年工作会议上,在车险条线,该公司便表示强调采用机构差异化管理策略和机构车险预算调节机制,运用数据驱动加强管控,调整车型结构、改善业务品质,并做好安排部署。

非车险方面,渤海财险则表示要抓创新,拓服务,利用产品引擎系统,大力推进碎片化非车险组合产品,通过场景化、个性化、碎片化的承保及销售方案的设计,协助机构拓展中小企业保险业务等。

风险评级坐“过山车” 偿付能力陷“泥潭”

近两年来,渤海财险风险综合评级坐上了“过山车”。2019年四季度,其风险综合评级由合格的B级降为不合格的C级,至2020年二季度回升为B级。然而,好景不长,该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于去年四季度又回落至C级,其过程可谓“跌宕起伏”。

为何渤海财险风险综合评级下降?北京商报记者向渤海财险发函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李文中分析称,从渤海财产保险公司的相关报表看,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由B级降到C级应该主要原因是因为经营中流动性风险增加所致。对于这一点,公司需要通过继续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实现资产负债的合理匹配。

关于类似于渤海财险的中小险企如何提升风险评级,朱俊生则建议,可加强操作、战略、声誉和流动性风险方面的管控,而这对于中小险企而言是一个较大的挑战。

实际上,渤海财险的确在努力提升风险管理能力。其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便介绍了近期公司完善和健全风险管理制度的措施,称其制定并下发11项制度,修订29项制度,并对管理流程进行了梳理与优化。

其中,操作风险管理方面,渤海财险制定公司绩效薪酬追索扣回、干部聘任、数据治理、分公司市场开发条线人员管理等6项制度。战略风险管理方面,制定公司KPI考核制度。声誉风险管理方面,制定公司消费者权益保护细则等2项制度。

此外,该公司在基础与环境、目标与工具、保险风险管理等方面还修订并下发了29项制度。

另一方面,与风险综合评级下滑相伴的,是渤海财险偿付能力深陷下滑“泥淖”。从2012年开始,渤海财险的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525%一路“缩水”。到了2020年末,该公司核心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降至108.24%,今年一季度上述数据则降至102.62%。

关于偿付能力不达标危机,2020年5月,渤海财险收到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要求其管理层制定改善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工作计划,切实加快推进增资扩股工作;同时加强经营管理,调整业务结构,扭转持续亏损的不利局面。

朱俊生亦建议,可采取增资扩股、发债和利润转化来补充资本。实际上,渤海财险亦有应对偿付能力承压的增资补血方案。

今年1月,渤海财险发布增资公告表示,拟增资3.6亿元,由渤海财险第一大股东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1.46亿元,由股东之一的天津渤海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14亿元。目前,该增资计划尚待监管批复。关于渤海财险增资进度如何,北京商报记者发函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