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内部治理乱象又遭棒喝 华海财险“破茧成蝶”路在何方

2020-12-17 21:59:28 北京商报网 

此前备受违规股权困扰,且屡有内部管理混乱传言的华海财险被监管“秋后算账”。12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近日银保监会发布罚单,指出华海财险此前存在编制虚假增资材料及公司治理不规范的问题,合计罚款61万元,而这并非华海财险首次因内部治理乱象及其种种并发症引发关注。业内人士认为,华海财险的新一轮“换血”或对高管内斗的沉疴起到一定治理作用;而略显低迷的业绩,或可通过特色业务的发展进行提振。

增资材料造假被“秋后算账”

根据罚单,华海财险在2016年5-8月的增资相关材料中存在虚假问题。

具体而言,华海财险申请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万向)及申请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保互联)增资材料中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与实际不符。原保监会2017年查实神州万向和乐保互联的纳税证明系伪造;乐保互联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反映其与华海财险其他股东、投资人无关联关系,但其股东王丽和神州万向大股东邵强为夫妻关系,故乐保互联与神州万向有关联关系。

此外,2016年7月8日华海财险实际未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乐保互联增资材料中却都记录该日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对于上述罚单,华海财险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将严格按照中国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以此次处罚为警示,正视历史遗留问题,吸取教训,逐一对照、认真整改,坚守风险底线,依法合规经营。

对于一些出资股东隐瞒真实出资信息的原因,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介绍称,这一般有两种情况:股东本身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中关于股东资质的要求;某股东出于其他难以公开的投资或财务目的,有时甚至是非法目的而隐瞒出资人身份。

“无论是哪种情形,显然都会影响到保险公司的健康稳定发展,具有很大的潜在风险。”李文中指出,一旦相关隐瞒事项被“揭露”又会明显对保险公司的市场形象造成负面影响,不利于保险公司业务发展。

在材料造假而饱受股权违规困扰后,华海财险增资之路一波三折。

自华海财险2018年2月因股权代持违规,被原保监会撤销增资许可并要求3个月内抓紧引入合规股东后,华海财险很快在当年4月公告披露欲引入新股东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瑞实业”)“补血”1.8亿元。不过,到了2018年5月,情况发生变化: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那曲瑞昌”)拟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

最终,那曲瑞昌替换中瑞实业成为华海财险第一股东,持股15%。2018年9月,银保监会批复显示,经审核,同意华海财险按照《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要求引入新股东那曲瑞昌,注册资本变更为12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那曲瑞昌入局为华海财险能缓释违规股权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则表示,若资本金补充到位于公司自然有益;不过,虽然那曲瑞昌已成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但凭其15%的持股比例而言,除非是类似支付宝或者腾讯这种自带大流量的股东,否则股东对保险公司业务的影响一般是有限的。

对于如何减少此类乱象,李文中则认为,需要加强保险公司的出资审计,加大隐瞒相关信息负有责任的单位和个人加大处罚力度。

内斗换血引发治理混乱“后遗症”

除了增资材料虚假外,罚单显示,华海财险还存在公司治理不规范的问题。

在监事会运行不规范方面,华海财险分别于2018年4月、2019年3月召开监事会,时间间隔超过6个月。

在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薄弱方面,根据罚单,截至2019年12月9日,华海财险在官网披露了虚假的2016年7月8日股东大会会议情况,且官网未披露2016-2019年的多次临时股东大会情况、股东大会会议出席情况及表决、决议情况。

而在公司治理档案管理混乱方面,华海财险存在材料造假风险,包括公司治理档案缺失、公司治理档案保存散乱、治理档案要件不齐、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签字页管理不规范的行为。

实际上,这并非华海财险年内首次被开出罚单。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年初至今,华海财险合计被罚97万元,涉及罚单6张及滨州、莱芜、菏泽、威海4地分支机构,相关违规事由主要包括未经批准擅自变更营业场所、编制虚假财务资料、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套取费用、临时负责人任职未按规定时间报告。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最新发布的罚单,上述违规行为均发生在2019年及之后。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是公司治理不规范的“后遗症”,并指出此前华海财险存在高管内斗现象,“换血”频繁。

据媒体报道,成立于2014年末的华海财险,在2015年7月便迎来第二任董事长赵小鸣和总经理姜南;2017年,赵小鸣与董秘于晖发生内讧,以于晖离场收尾;2019年,华海财险也因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车险业务虚列费用等被监管“数罪并罚”合计187万元。北京商报记者向华海财险求证高管内讧一事,截至发稿未回复。

到了今年5月,华海财险便宣布,于4月27日起聘任史翔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并主持工作。公开信息显示,此前史翔曾任华海财险总经理助理、总精算师,本次调动为内部升迁。同时,华海财险对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及财务负责人、合规负责人、审计责任人、精算责任人等关键岗位人员也进行了调整。

此外,今年9月,北京商报记者也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华海财险山东、青岛及河南3地省级分公司一把手迎来轮岗,河南分公司总经理许昊调任山东分公司;青岛分公司、河南分公司“掌门人”则由华海财险总公司相关负责人接替,前者更迭为董事长秘书路峰,后者则由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徐磊接任。

彼时华海财险便回应称,这是根据保险监管部门关于保险公司分支机构主要负责人任职属地回避的监管要求和公司自身业务发展需要。

李文中指出,对于保险公司来说,频繁更换高管一般意味着经营战略难以保持持续性。不过,如果保险公司管理层存在诸多问题,已经成为阻碍公司发展的因素,及时对主管进行更换也是应该的。

业绩低迷如何“破局”

除了公司治理乱象被监管出击外,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华海财险业绩,发现其年内净利润波动幅度较大,从一季度-2217.45万元,至二季度扭亏为盈为3020.2万元。而根据最近披露的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华海财险三季度净利润由正转负,为-1183.53万元。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应该是正常的经营波动。

而对于公司四季度经营情况如何,采取了哪些措施提振业绩,北京商报记者对华海财险进行了采访,相关负责人表示,上述问题需要等年会之后方能知晓情况。“目前华海财险偿付能力充足、经营管理稳健、人员队伍稳定,各项业务正常有序开展。”相关负责人如是表示。

不过,往前追溯,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华海财险2015-2017年,华海财险持续亏损,2018年扭亏为盈至0.15亿元;2019年净利润增至0.23亿元。然而,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业绩不算理想。

对于类似华海财险的中小财险公司如何提振业绩,徐昱琛指出,可在产险业务板块发展自身擅长的、能持续产生利润的特色业务。

“对于中小公司,继续在车险市场拼规模可能并不可取,更需要考虑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李文中也表示,监管机构对于中小险企也是鼓励着这样的导向,并会给出一定的政策支持,如对于附加费率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宽松,适当降低偿付能力监管要求。这有利于降低中小公司的经营成本,提高其在市场上与大公司竞争的能力。

实际上,早在成立之初,华海财险便宣传以“海洋保险”为经营特色。不过,去年年报显示,该险种已跌出前五大产品之列。对此,徐昱琛评价表示,海洋保险一般设想较好而落地较难,如船舶保险本身即为高风险业务,石油钻井平台保险对于专业性的要求也较高,对于相对较新的财险公司来讲,经营此类业务相当有难度。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