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湾财险总经理获批“转正”,面临营收净利双降、提振偿付能力考验

2022-06-30 08:27:08 蓝鲸财经 

(图片来源:

近日,北部湾财险公告,拟任总经理王建伟任职资格获批,正式开启至任期2024年末的挂帅之路。这家居于广西的全国性法人财险公司,在经历保费下滑,转盈为亏,增资“搁浅”等困境之后,将在王建伟以及一众人事变革之下所启用管理层的带领下,走出怎样的市场化路径,值得持续关注。

人事变革酝酿:市场化招聘,总经理“转正”

北部湾财险总经理一职终于落定。6月28日,北部湾财险在官网公告,经公司董事会决议,并报银保监会任职资格核准,公司于2022年6月21日聘任王建伟为总经理,任期至2024年12月31日,同时免去王建伟临时负责人职务。

出生于1971年的王建伟,从业于保险业多年,曾任华安财险副总裁兼浙江分公司总经理、中民瀚丞保险经纪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2022年1月,经北部湾财险市场化选聘,成为拟任总经理,并任临时负责人一职,待监管批复,王建伟的总经理一职,也拿掉“拟任”二字。

回溯来看,北部湾财险作为广西省首家全国性法人保险机构,成立于2013年,由广西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金投”)等13家企业发起设立,实控人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国资委。

王建伟之前,北部湾财险共经历两任总经理,首任黄英钊曾任职于人保财险、大地保险,关键身份是其来自于股东广西金投;2018年11月起任总经理一职的陈山,则来自于保监系统,2014年进入北部湾财险,曾任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首席投资官等职务。

王建伟的任职,源于北部湾财险的一场人事改革。近年来,广西金投股东广投集团提出“汇聚天下英才”口号,并提出“转变和明晰人才工作的思路理念,坚持柔性引才”。2021年,广投集团在调研北部湾财险时再度强调,要加快推进机构人事改革,坚持市场化原则,以更大力度推进总部去“机关化”和分支机构改革各项工作,落实经营层契约化管理制度。

在此背景下,2021年11月,北部湾财险启动“大手笔”高管层面的市场化招聘:1名总经理,3名副总经理。2个月后,王建伟拟任总经理的公告发布。

随后,北部湾财险管理层进行大范围迭代,2名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财务负责人、合规负责人、审计责任人等职务更替,均在2022年2月的董事会上审议通过。

“市场化选聘、重构领导班子,是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通过人才的流入,引入新的管理理念、经营思路,从市场化视角审视公司发展”,一位保险公司高层向蓝鲸保险分析提出,同时她也提醒指出,“需要关注新班子之间的磨合,新思路与公司原有经营理念、人员架构的磨合”。

保费、利润双承压,增资方案“搁浅”、偿付能力仍待提振

王建伟任职资格获批,正式上任总经理,关于北部湾财险经营发展的担子也在其肩头压实。对于这家国企背书的地方法人险企来说,细细看来,仍有不少压力待解。

2013年,刚刚成立的北部湾财险实现3.27亿元营业收入,随后在2015年保费迈过10亿关口,但从2019年开始,增速明显放缓,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30.88亿元,同比增幅不足一成。2021年保险业务收入更是出现了0.6%的收缩。

盈利能力方面,2016年,成立三个完整年度的北部湾财险扭亏为盈,全年净利润达到4530.5万元,但也并不稳定,2017年至2020年分别盈利8070万元、1亿元、526万元和1.06亿元。但在2021年,伴随着保费收入的下滑,北部湾财险重现亏损,净利润为-1.59亿元。

亏损主要体现在业务端,其前五大险种中,仅第二大险种农险实现盈利,车险、意外险、责任险与健康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其中意外险保费收入2.8亿元,承保亏损即达到1.78亿元。

对此,北部湾财险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受综合车险改革、业务结构调整、各业务板块赔付偏高等因素影响,业务发展规划各项指标,特别是利润和赔付成本指标达成情况战略风险偏好存在一定偏差。

正因净利润转负,北部湾财险2021年实际资本下降,同时在业务结构及投资结构影响下,最低资本上升,综合作用下,北部湾财险2021年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上年出现30个百分点的下滑,达到192.49%。

作为提振偿付能力的重要手段,发债与增资是北部湾财险的首选。在2020年底,北部湾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8亿元后,2021年末,北部湾财险拟增发3亿股股份,将注册资本由15亿元增至18亿元,其中拟引入关联方中恒集团(600252)以不超过4.5亿元参与该项增资扩股。对于增资用途,也明确用于提升北部湾财险偿付能力、承保能力、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等等。同时,中恒集团公告,拟以不超过1亿元认购北部湾财险2021年第一期资本补充债券,投资期限不低于5年。

尽管中恒集团表示参与增资是“充分利用公司现金增加投资收益的举措,有利于公司获得北部湾财险增长增值收益以及投资价值回报”。但基于对以医药制造为主业的中恒集团对财险的跨产业投资,结合北部湾财险的亏损情况,以及中恒集团关联交易频繁的考量,上交所随即对中恒集团进行问询。

面对“投资是否涉嫌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输送利益或提供资金支持,是否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严格一问,中恒集团以一封终止参与北部湾财险增资扩股及终止认购资本补充债券的公告做出回答。

计划搁浅于2021年末,而至今,北部湾财险也并未启动新的增资方案。业绩乏力,又无资本补充,无奈之下,2022年1季度末,北部湾财险通过“启动应急方案”,“各部门通力协作”推动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提升至173.14%、214.6%。

但这并非长久之策,从业绩情况来看,一季度北部湾财险出现9546.6万元净亏损,保费收入同比收缩约2成,综合成本率也高企达到113.02%,并不乐观。也正是在亏损和应收保费不断增加的背景下,北部湾财险预计下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下跌约19个百分点。

为提升偿付能力,北部湾财险也提出,拟在三方面推进,一是调整业务结构,加强承保管控力度,压缩费用成本;而是加大应收保费清收力度,减少保费对实际资本占用;三则是推动发行资本补充债等方式增加实际资本。北部湾财险透露,预计于2022年第2季度对外发行用于提升偿付能力的资本补充债5.5亿元。

2022年第2季度即将结束,北部湾财险还未披露新的动向,进一步如何破局,还待关注。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