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税优与投资能否撑起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

2021-01-28 13:32:53 金融时报  王笑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个人、家庭以及社会的负担进一步加重,社会保障支出面临压力。同时,居民对养老保障的需求同步增长,养老保障体系内供需矛盾突出。“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要“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

多年来,我国已初步构建起以第一支柱为基础,第二、第三支柱为补充的养老金体系。放眼全球,三支柱也是当前养老金体系的主要模式。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的持续推进,以及推动养老金进入资本市场步伐加快,税优与投资能否撑起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受到关注。

第三支柱撑起养老金“半壁江山”

面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压力,加快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势在必行。参考海外成熟的三支柱养老体系案例可以发现,发达国家拥有绝对或相对规模大、覆盖面广、形式更为多元、激励发展措施更为全面以及入市积极、保值增值效率高等优势。

相比之下,我国养老金体系当前表现出明显的“一支独大”特征,第一支柱下的基本养老保险占主导地位,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以及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计划规模较小。

从发达国家养老金三支柱经验不难看出,养老保障体系建设较为完善的国家,第三支柱都拥有覆盖面广、税优政策完善等特点。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养老金第二、第三支柱的金额占比情况来看,在披露的32个国家中,有20个国家第三支柱养老金占比已超过50%,我国第三支柱养老金的扩容潜力巨大。

美国为例,美国个人退休账户包括在税收优惠激励下建立的个人退休计划以及从第二支柱转移过来的资产,为美国国民养老金待遇的提升提供了重要保障。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美国养老金第三支柱的规模已达到11万亿美元,在美国养老金体系内总规模占比达到34.1%,为美国养老金体系的最大组成部分。据了解,美国个人储蓄与投资计划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建设,起步较早。该计划分为税优工具与非税优工具,税优工具主要指的是个人退休账户(IRAs),而非税优工具包括银行账户和证券等,美国居民可以选择将其作为非税优个人储蓄和投资的方式。

从美国激励IRAs发展的政策来看,政策类型主要分为税收优惠与转移机制两种。税收优惠方面,以传统IRAs为例,个人可以依据收入情况,决定存入IRAs账户的缴费全部或部分在当前应税收入中予以扣除,缴费金额和投资收益可延期缴税。转移机制方面,IRAs具有良好的转移机制,户主在转换工作或退休时,可将401(K)计划的资金转存到IRA账户,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可查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传统IRAs转账流入资产占比已高达96.29%,显示出转移机制对于IRA发展的极大促进作用。

在OECD发布的数据中,美国第三支柱覆盖人口超过3400万人,为已披露国家中最高,加拿大则以504.43万人占据第三。家庭覆盖率方面,根据加拿大统计局2016年人口普查,2015年加拿大1400万户家庭中有65.2%至少参加三种注册储蓄账户(第二支柱的RPP,第三支柱的RRSP和TFSA),参与率较高。发展规模方面,据《中国养老金融发展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末,RRSP的资产规模达到1.15万亿加元,而TFSA的总市值则在2015年达到1935.87亿加元。

日本老龄化程度位居全球第一,厚生劳动省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首次超过361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28.7%,这是日本历史最高纪录,其养老保障体系受到全世界关注。记者了解到,日本第三支柱养老金主要由日本个人储蓄账户(NISA)与个人缴费确定型养老金(iDeCo)两部分组成。NISA方面,日本所有20岁以上居民均可办理,凡是在NISA中的投资所得均能在5年内免其所得税与资本利得税。2014年NISA推出后,仅推出两年时间就达到988万户,金额达到4.86万亿日元。2016年,日本进一步推出少年个人储蓄账户(Junior NISA),使NISA的覆盖范围扩大至19岁以下未成年人,以鼓励提早开始储蓄。iDeCo方面,其最初覆盖范围则是在职雇员,尤其是公司未提供任何企业养老金计划的中小企业雇员以及个体经营者、自由职业者,2017年扩大到了公共部门人员以及家庭主妇。

从激励发展的政策上来看,日本当前对NISA和iDeCo都采取税收优惠与扩大受益范围的激励政策。具体来看,日本对NISA和iDeCo的领取税率设置为0,且iDeCo的投资收益税率为0。在日本资本利得税超过20%的背景下,NISA的投资收益免税账户吸引力凸显,兴业证券(601377,股吧)分析师表示。

较完善的养老金体系入市比例高

从发达国家经验来看,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是建设多层次养老体系的重要突破口,主要原因在于其灵活的制度安排。除了税收方面可较为灵活处理外,其在投资方面的能力也较为突出。

仍以美国为例, IRAs将近二分之一的资产投资于共同基金,入市程度十分高。据ICI披露,IRAs对共同基金的资产配比达到44%,而对银行与储蓄机构存款、寿险资产、其他资产的配比则分别为5%、4%以及47%。

加拿大方面,RRSP和TFSA可配置多种投资品,其中公募基金是最主要的配置方式,入市程度也同样高。加拿大监管机构对RRSP和TFSA均规定了合格投资品和非合格投资品。合格投资品包括货币、担保投资凭证、政府债券、公司债券、共同基金、公司分红以及其他在股票市场上可以交易的证券,并在2005年取消对境内外资产的投资限制。截至2015年,RRSP配置的公募基金占比高达52%,而股票和债券占比约为25%,定期存款、年金和储蓄存款占比分别为8%、7%、6%,其余占比约为2%。而在TFSA中,公募基金的投资占比也达到35%,股票和债券占比为29%,定期存款与一般储蓄存款占比均为18%,这一比例在国内较高。

日本养老金第三支柱的资产配置情况则表明,iDeCo和NISA的可投资品种均为偏股型。iDeCo的投资品种包括上市公司股票、投资信托、GICS和定期储蓄,而NISA的可投资品种包括上市公司股票与股票型投资信托。以NISA的资产配置为例,截至2015年,NISA对投资信托、上市公司股票、ETFs和REITs的投资占比分别为65.1%、32.2%、1.4%和1.2%,投资信托的资产配置占绝对主导地位。

加快建设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发展尚在起步阶段,如何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建设是关键。借鉴先进经验,在税收方面的优惠以及引导养老金合理投资成为重要方向。

税优方面,在刚过去的“十三五”规划期间,“推出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被多次提及。2018年4月,财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宣布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不过,这一试点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尽管有税收优惠激励,但受节税力度偏低、只适用于工资收入达到个税起征点的中高收入者和抵扣操作烦琐等因素影响,税延型养老保险试点遇冷。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份,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累计实现保费收入3亿元,参保人数仅有4.76万人,与养老金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的规模相差甚远。业内不少专家建议,尽快扩大试点,或直接推向全国,同时加大税收优惠力度。

养老金投资方面,自去年开始,监管层持续释放出推动养老金等中长期资金入市信号。去年8月,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随着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进程的推进,政策层面不断出台相关文件为险资入市“松绑”,以养老金为代表的中长期资金正加速入市。

与发达国家养老金体系建设对比不难发现,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覆盖面占比极小,且投资范围和比例受限,需要更加积极地挖掘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发展潜力,并配合相关政策协同推进、综合施策,才能更好地支持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

(责任编辑:孟思源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