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尹铭归来,财险搅动?

2021-01-22 09:32:46 和讯名家 

辞任蚂蚁,奔赴阳光,尹铭的离职消息在坊间传了4个月后终于落地。

据媒体报道,蚂蚁集团官方恭贺祝福:“一起奋斗过五年,我们都很喜欢他,也很感谢他,并且祝福他”。带着鲜明互联网公司的回应画风,尤其是在蚂蚁集团今天的多事之秋,看着不免让人感慨唏嘘。

2016-2020年,对于互联网保险而言,也是一段从狂飙突进到降速转型的难忘时光。而对尹铭来说,站在北京东二环昆泰大厦的阳光保险办公室,不知是否还会想起杭州西溪路的支付宝大厦那么多个深夜的灯火通明。

告别“团长”,转战传统保险公司,恰逢保险业在疫情之下掀起科技化改革浪潮,具体到财险领域,车险综改带来的市场格局深层次演变也正在发酵,无论是非车险竞争加剧,还是新能源汽车大发展所引发的车险革命,都亟待创新思维、科技能力的加持。

在互联网公司历练5年的尹铭,选择在此时回归,恰逢其时。

01

蚂蚁集团副总裁尹铭回归保险业,拟出任阳光财险总经理

尹铭

关于尹铭的离职消息,业内早有传闻,源自2020年9月蚂蚁集团内部的一次人事调整。

在包括蚂蚁集团在内的互联网企业,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高管在同一个岗位干满五年后都会安排轮岗,给年轻人创造更多机会。早在2020年9月,也就是尹铭到任蚂蚁的五周年之际,便不再兼任蚂蚁保险事业群总裁,只保留集团副总裁一职,仍然负责和包括保险企业在内的金融机构的对接沟通,及一些GR方面的拜访交流。保险事业群具体的业务则由2020年8月份升任蚂蚁集团副总裁的“80后”女性高管邵文澜接手负责。

彼时,有关“团长”要离开蚂蚁的传言就不绝于耳。此后的故事情节大家也都知道,蚂蚁集团遭遇史上最严峻危机,互联网生存大气候陡变,对于风暴眼中心的尹铭来讲,又一次陷入纠结:走,还是留?

为什么一定要走?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有很多选择,其实更多时候是“时势比人强”:对于1970年生人的尹铭来说,已经50岁了,在35岁都嫌高龄的互联网行业,其腾挪空间可想而知。

留给尹铭的时间并不多,尤其对于一个对保险业和做保险业务有执念的他来说,更是时间紧迫。尹铭是典型的在保险业成长起来的高管,并一直在市场一线摸爬滚打:曾任职于太平财险,2009年以国寿财险上海分公司第一任总经理的身份进入总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2013年升为国寿财险副总裁,兼任国寿电商副总裁。2015年,尹铭加盟蚂蚁集团出任副总裁兼保险事业部总经理,在蚂蚁保险事业部升级为保险事业群后担任保险事业群总裁。

1月20日下午,蚂蚁集团官网悄然将尹铭从高管名单中撤下。今天,尹铭在阳光保险的会议上现身。

五年一梦,尘埃落定,既是回归,也是重新出发。

02

互联网保险的探路者之一,5年造就国内最大线上保险服务平台

作为互联网保险的标志性人物,尹铭在蚂蚁保险的五年探索,也是互联网保险一步步进化迭代的映射。

回溯来看,2014年互联网保险开始进入爆发式增长,当年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859亿元,比2013年的318亿元增长170%;2015年更是达2234亿元,同比增幅达到260%。也正是这一年,蚂蚁集团整合支付宝、淘宝等多个电商平台的保险业务成立保险事业部,定位做“保险行业的助推器”,希望通过深度合作,与保险公司实现端对端的全流程深度融合。截止当年年底,已有超过2000款保险产品通过蚂蚁保险平台触达3.11亿用户。

同时,2015年蚂蚁集团出资8亿元收购国泰产险51%股权,全方位开始互联网财险的业务布局,碎屏险、退货运费险等场景险的保单件数、保费收入迅速蹿升。2017年,国泰产险保费收入13亿元,同比增长一倍。

2016年,随着商车费改的推进,车险线上线下渠道手续费率一体化,互联网渠道优势不再。到2017年的二次费改,互联网财险保费收入出现明显下滑,互联网保险“渠道变革”红利终结。同时,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更深?渗透到保险业务流程中,保险领域各类创新科技应用的出现,互联网保险进化到保险科技,通过技术向行业赋能。

2017年,蚂蚁集团向保险行业开放“车险分”和“定损宝”,根据用户行为习惯来帮助保险公司提升车险定价准确性,节约车险案件定损处理成本。其实,早在2015年蚂蚁集团便成立科技子公司蚂蚁胜信,定位为保险科技平台。在互联网保险销售行为可回溯管理的通知下发后,支付宝保险平台宣布率先应用自有知识产权的蚂蚁链保险销售可信回溯技术,并逐步开放给保险公司使用。

人身险方面,2016-2017年,监管收紧中短存续期理财型产品政策,大批产品被叫停,互联网渠道开始从以理财型产品为主向保障型产品转变。2018年,蚂蚁集团联合人保寿险推出养老保险“全民保”;此后,蚂蚁又与阳光、国华等多家保险公司不断丰富“全民保”系列产品。

2020年5月,在银保监会放行长期费率可调医疗险后,蚂蚁率先响应,联手人保健康、中再寿险推出市面上首款可以保证终身续保的健康险产品“好医保?终身防癌医疗”。年度保费低至89元,累计保额达400万元。

2020年7月,支付宝还推出了“宠物医疗险”,通过猫狗的鼻纹来实现个体识别,成功率超99%。

除了赋能传统保险业外,拼多多、苏宁零售云等走草根路线同行的不断崛起,也让蚂蚁意识到,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终结,市场开始下沉,以往被忽略的底层市场将成为未来的一大块蛋糕,于是开始着手探索普惠产品。2018年12月,相互宝正式上线,成为截至目前唯一一个亿级会员数量的网络互助计划,搅动了命运多舛的网络互助赛道。

从互联网保险到保险科技,再到探索普惠保险,蚂蚁保险规模不断壮大。截至2020年上半年,约有90家保险公司成为蚂蚁保险合作机构,超过5.7亿支付宝用户通过蚂蚁平台投保保险或参与相互宝。2019年6月-2020年6月,蚂蚁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达518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线上保险服务平台。

据蚂蚁集团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末,蚂蚁保险平台保费规模接近400亿元。若按照年均接近100%的同比增速看,2020年,蚂蚁平台保费规模将达到800亿元,将超过2019年排名第四的国寿财险。

03

互联网人才回流,科技与财险业的深度融合才刚刚开始

从把握“渠道红利”快速做大互联网保费,到推出“车险分”“定损宝”深度赋能、变革车险业;从大胆创新“好医保”搅动长期健康险市场,到打造全球最大网络互助社群“相互宝”负重而行,尹铭带着一身武艺、满心思量回归了传统财险市场。

其实,这并不是个案。过去几年,伴随互联网平台发力金融保险业,一批传统保险业从业者纷纷跳槽至各类互联网公司。

但近来,其中很多人又开始回流。原合众财险总经理施辉挥别量子保主政大家财险,原保监会财险部监管二处副处长王禹,在加盟众安在线两年后转战华农保险;友邦保险集团原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蔡强加盟微医不足一年,又传言选择重回寿险赛道。此外,原弘康人寿总经理张科、原安心财险总经理钟诚也已经先后作别轻松集团,虽然目前二人是否回归保险业尚无确切消息,但离开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一些人的选择。

一来一去之间,无论是互联网保险还是传统保险市场,都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方面以蚂蚁集团暂停IPO为标志,金融监管部门不断强化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监管,线上线下监管逐步趋同,互联网监管套利时代走向终结。

另一方面,疫情加速暴露了传统金融业的科技短板,加码科技,提升线上经营水平,提升运营效率,加速商业模式变革正成为传统金融保险业共同的选择。

具体到财险行业,变局也已经开始,2020年9月19日,车险综改正式落下帷幕,车险保费下降、综合成本率提升成定局,倒逼财险公司转向非车险,然而面对非车险领域愈发激烈的价格竞争,又直接考验着险企的定价能力、风控能力以及服务能力,科技的加持赋能将成为重要的变量。

新能源汽车市场风起云涌,特斯拉、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口水战、价格战不停,虽然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存量依然有限,但谁也不会否认新能源汽车代表着未来,就是未来车险市场最大的想象空间所在。新能源车险与传统车险虽同为“车险”,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内涵,新能源汽车不同以往的设备构造、成本结构、销售方式、养护方式等,都决定了其不同以往的保险需求。而这些也都离不开创新思维、科技能力的操盘把握。

以尹铭、蔡强等为代表的人才的回流,某种程度上,也成为疫情之下,线上线下监管趋同,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时代一个有力注解——这些在互联网平台历练数年的人才,将会给传统金融保险业带来哪些变化无疑将成为未来市场的一大看点。

而对于稍显沉闷、悲观的财险市场,已经阶层固化很久了,第一梯队的平安产险以电销奇功一举超越太保产险已经是2009年的事儿了,第二梯队的座次排名近年略有起伏,但基本面没变。尹铭的归来,在越来越分化的财险市场,又将带来怎样的看点?

< END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孟思源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