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幸福人寿新棋局开盘:董事长就位、关联交易临门失利

2020-09-27 09:21:12 和讯名家 

成立13年的幸福人寿,行路之途并不平坦:成立8年后盈利,却又在短期微利后成为行业的亏损王;背靠强势股东中国信达,却因业绩拖累被“甩”;终于顺利更换股东进入紫光集团麾下,但重要关联交易却被速速叫停。

近日,紫光集团联席总裁、诚泰财险董事长王慧轩,肩上又抗起了幸福人寿董事长的名头和重担,紫光集团的保险布局与“产寿一体”的愿景已然铺好地基,而未来的战略布局和执行推进,还要等时间检验。

王慧轩履职,历幸福人寿拐点

近日,银保监会对幸福人寿人事调整进行批复,核准同意王慧轩任幸福人寿董事长,并强调幸福人寿应要求任职人员遵守银保监会有关监管规定,并按要求及时报告履职情况;同时敦促任职人员持续学习和掌握经济金融相关法律法规,熟悉任职岗位职责,忠实勤勉履职。

对于金融知识与岗位责任,王慧轩应该并不陌生,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慧轩现任紫光集团联席总裁、中青信投董事长兼总裁,以及诚泰财险的董事长。2006年进入保险行业可以算作保险业“老将”,先后任职于中国人寿人保寿险的省级分公司与总公司。加入紫光集团前,王慧轩任中国人保(601319,股吧)副总裁、人保资本董事长兼总裁一职。

王慧轩的上任,其实也是紫光集团正式拿下幸福人寿重要话语权的标志。2019年,幸福人寿迎来股权变动,原实控股东,持股幸福人寿51%股权的中国信达,挂牌出清所持股权,受让其股权的,正是紫光集团旗下的诚泰财险与另一家公司东莞交通投资。

尽管幸福人寿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董事长一职显示仍由中国信达派驻的刘明担任,但早先诚泰财险已派出工作组进驻幸福人寿,工作组组长即为王慧轩,而随后,王慧轩又担任幸福人寿临时负责人,全面主持工作。

7月,中国信达公告称,已收到银保监会关于幸福人寿股东变更的批复,如今董事长一职也获批,幸福人寿的“信达时代”,正式落幕。

其实,尽管依托于中国信达这一强力股东资源,幸福人寿的日子却也并不好过。成立于2007年的幸福人寿,直到2015年才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3.35亿元,但随后两年净利润即出现收缩,分别达到0.18亿、0.49亿,而在2018年,幸福人寿出现68亿巨亏,成为当年险企中的亏损王。当时,幸福人寿的解释是,因2018年资本市场大幅下行,幸福人寿的权益类投资出现较大规模损失。

也正是在幸福人寿巨亏拖累之下,当年中国信达净利润下滑超3成,成为其决定剥离幸福人寿股权的原因之一。

2019年,幸福人寿实现投资收益38.22亿元,同比增长191%,帮助拉升净利润,而在保险业务方面,幸福人寿也并未坐以待毙,2018年、2019年,幸福人寿取消趸交以及规模型业务,推进价值型业务,进行转型。

2020年上半年,幸福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66亿,同比增长17%,净利润则达到1.11亿元,表现渐趋积极。如此看来,王慧轩从作为工作组组长进驻到正式履职董事长,恰是经历了幸福人寿激流之后的拐点期。

紫光集团画保险版图,“产寿一体”各有所期

王慧轩获批赴任幸福人寿的董事长一职,在其兼任诚泰财险董事长、紫光集团联席总裁的背景下,显然有助于紫光集团推进保险版图的协同布局。

2017年开始,紫光集团开始推进金融业务布局,参与西部证券(002673,股吧)的定向增发,认购曲商行股份,又参设寿险公司,但最终无果,随后紫光集团通过受让诚泰财险33%股权拿下财险牌照后,又通过诚泰财险“蛇吞象”持股幸福人寿,再拿下一张寿险牌照。

诚泰财险的官方回应是,“此笔股权受让有利于诚泰财险基于客户视野提供一体化的保险保障服务,有利于利用幸福人寿的22家省级分支机构的网络资源,推进机构建设和交叉销售”。

先不论诚泰财险与幸福人寿的资源与销售渠道是否能够实现切实的交叉与融合,仅看在当前保险牌照批筹速度放缓的背景下,紫光集团拿下一张寿险牌照,搭建起保险集团的基本架构,已有明显成效。

而在进一步的布局中,就需要考察,能否实现幸福人寿与诚泰财险的协同业务拓展,通过“产寿一体”盘活保险公司内部资源,丰富保险服务供给,摊薄渠道运营成本,发挥出集合企业战略协同的优势。

当然,整个保险板块的布局背后,还有紫金集团反哺于自身的考量。

一方面,服务于自身的保险需求,紫光集团及其下属的科技企业,具备特殊的保险保障需求,完成定制化风险覆盖是诚泰财险的“使命”,而从当前诚泰财险的科技化转型动作来看,也是推进金融科技创新的融合动作。

与此同时,业内认为,以包含存储芯片等半导体业务为主的紫光集团属于资本密集型企业,主营业务集中且高度依赖政府补助,现金流则主要依赖债务滚动,在前期进行高额投入的背景下,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布局寿险公司,必然不会忽视对稳定资金平台的期待。

幸福人寿投资紫光股份(000938,股吧)铩羽,15亿资金难落户

关联交易,已经开始推进。

9月15日,幸福人寿在中保协官网披露关联交易公告,显示于9月1日认购“大家资产—琼琚系列专项产品(第五期)”15亿元,该专项产品用于受让紫光股份股权,交易方,即为紫光集团。

追溯到半年前,今年4月,紫光股份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公告拟通过公开征集转让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3.47亿股紫光股份,占总股本的17%,转让价格不低于40.36元/股。对于紫光股份而言,作为背靠清华大学背景的校办企业,在近年来校企混改的背景下,进行股权转让,引入社会战略投资者的动作并不意外,有利于实现结构多元化,驱动校企运营。

在这一前提下,9月2日,紫光股份披露股权转让进展公告,北京屹唐同舟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申请受让公司5.68%的股份;大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设立专项产品,专项产品与西藏紫光通信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通过参与国有股东公开征集转让的方式受让紫光股份5.46%的股权。

这笔交易的本质,在于幸福人寿对紫光集团进行间接投资。从运作方式来看,是幸福人寿与大家资产签订产品认购协议,通过投资专项产品15亿元间接投资紫光股份,该产品存续其为4年,紫光股份股票限售期为6个月,解禁后大家资产通过二级市场或大宗交易等方式实现退出。

但反转来得太快,9月17日晚间,紫光股份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发来的通知,鉴于西藏紫光通信未能与大家资产就琼琚专项产品就股份转让协议达成一致,西藏紫光通信与琼琚专项产品终止本次受让申请。

而同时,紫光股份的另一份公告披露,经西藏紫光通信综合各方面因素后,确定屹唐同舟为本次公开征集转让的受让方。

换句话说,幸福人寿通过大家资产琼琚专项产品简介投资紫光股份的计划泡汤了。

据媒体从大家资产方面获取消息,幸福人寿15亿元投资已经认购完成,但后续赎回情况还要根据协议内容调整。如何动作,还要静观其变。

对于紫光股份叫停大家资产的专项产品认购动作,业内有观点猜测,认为是受银保监会当前对于关联交易加强约束的整体环境影响。去年9月,银保监会印发《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为加强保险公司管理交易监管,防范利益输送风险提出更为严格与细化的要求。业内的这一猜测,也不无道理。

对于这笔15亿投资款的进一步动向,还需要等待正式回应。而当前,告别中国信达进行股权洗牌,又迎来新任董事长,业绩初稳的幸福人寿,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财论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