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郑秉文主持《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8》发布式

2018-12-28 10:08:01 和讯保险 

  和讯保险消息 2018年12月28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和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联合主办、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8》发布式在京举办。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主权养老基金国际比较与战略定位,共有来自政府机构、行业协会、科研院校、市场机构和新闻媒体等领域专业人士200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出席了本次论坛并主持开幕式环节。 

  以下为郑秉文主持环节发言实录(部分):

  大家上午好!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论坛,《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8》发布式现在开始!

  今年是这系列报告的第八部,它的题目是主权养老基金。以往七部《养老金发展报告》的主题分别为:2011年是欧债危机;2012年是国内养老金地区间失衡;2013年是养老金经办服务体系改革;2014年是第一支柱——名义账户转型;2015年是第三支柱——建立中国版的IRA;2016年是企业年金——中国的401K,去年是长期护理保险的研究,今年我们定的是主权养老基金。在即将迎来的2019年,我们的主题是非缴费型养老金。

  今天非常冷,大家这么远来,我特别感谢。我们今天选这个题目实际是我们在2007年选的一个题目,当年已经安排了写作,稿子都成型了,后来没有付诸实施,拖到了11年后的今天。那一年是中国的主权养老基金成立第六年,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成立的第一年,那一年之后就迎来了国际金融危机。那个时候我们中心还没有正式成立,我们直到2010年才成立。

  今年这个课题由于研究的是中国主权养老基金,这一年来我们得到了全国社保基金的大力支持,楼继伟理事长还专门写了序,对中国主权养老基金的理念进行了梳理,这个序我也认真地拜读和学习了。年初我们拜访了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这本书也受理事会的指导:楼理事长作为这个课题的学术顾问,学术指导是现任的副理事长陈文辉同志、吴艳同志、王文灵同志,前任的几位领导也是我们的学术指导,比如高西庆同志,还有李克平同志,还有王忠民同志。

  这个课题也特别感谢机构的供稿者,比如说中欧基金、华夏基金、鹏华基金、博时基金等等,还有君联资本,还有太平养老,等等。大家也看到了这本书最后一部分是ISSA(国际社会保障协会)的社会保障基金投资指南,这是7月份我们访问ISSA总部的成果,这对我们投资领域是有一些启示的,对ISSA也表示感谢。也感谢安邦养老,今年是他们资助我们的第五年,从2014年NDC转型那一本开始一直到现在,在此表示感谢。今天还要谢谢来参会的人社局的汤晓莉副局长,财政部社保司的符金陵司长。

  还要感谢十年、十一年以前的作者,有的作者是重新投入这个研究,表示感谢。

  最后要感谢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今天的主办单位——基金业协会,没有基金业协会的鼎力相助,我们这几个人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一个开得这么好,开得这么及时的会议,感谢钟会长、感谢承办方华夏基金。

  我介绍下主题——“主权养老基金”,主权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差不多,它俩是孪生兄弟,无论从资金来源、治理结构、资产配置相差无几,只不过主权养老基金有流动性的要求,非商品型、非外汇型的没有这个要求,所以我们今天特别能够邀请到侨联副主席李波先生给我们作演讲,这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他长期在央行工作,另外又邀请到主权财富基金的副总祁斌先生来给我们作演讲,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天这个会能够这么冷还有这么多人,大家这么感兴趣兴趣主要的原因。

  主权养老基金的功能定位问题、中国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的相关思考,实际上还有第个问题:中国的统筹层次比较低,中国的基本养老基金比较低,是否也必要变成主权养老基金,就是提高统筹层次,如果提高到全国统筹层次,目前是否有一个成型的想法,如果没有成型的想法,是否省级统筹层次就足够了。

  欧盟层面,欧盟永远不可能建立统一的养老基金,比如基本养老保险,他的第二支柱在欧盟层面15年以前已经发布了一个指导,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实现过,所以即使在第二支柱在欧盟也不可能建立一个统一制度,他根植于130年以前的养老保险制度可以打破重新建立吗?永远不可能,但是要解决便捷性问题于是有了一套制度,对欧盟人来讲,从这个国家到那个国家转移非常方便。这就是李波主席给我们建立的一个分析框架,是否有必要?哪个最优?如果不实现全国统筹,省级统筹是否影响劳动力的流动?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题目。这对我的启发是什么呢?他有一个判断,我们的养老金制度在国家层面还没有清晰地认清应该走哪条路,这个我特别同意,这个看法在养老金研究领域是有争议的,你可以在网上查,打上“定型”两个字,这里面是有争议的,但是李波主席的这个判断我是非常同意的。

  所以,我说中国养老金制度目前确实没定型。这跟我们目前的犹豫不决有关系,比如说建立中央调剂金制度,为什么不直接实现全国统筹?为什么不直接实现省级统筹?要先建立调剂金制度呢?要实现一个大过渡?这应该就是改革当中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明年是非缴费型养老金,也跟财政有很大的关系,非缴费型是基本的养老金,所以这个也跟国家有关,也是国家的事。为明年能继续参加我们的会议,大家表示鼓掌感谢。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