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财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保险助推社会跨越风险陷阱

2018-11-02 11:36:00 中国网财经 

  中国网财经11月2日讯 今日,2018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之2018中国保险行业年度峰会正在召开。会上,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表示,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风险成为主要矛盾,风险管理成为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保险是风险治理的最重要的工具,应该应用保险来助推社会跨越风险陷阱。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李晓林:时间关系我简要地汇报一下关于怎么样跨越风险陷阱,保险如何发挥作用这方面的想法。

  主要是想说,我们在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风险成为了主要的矛盾,风险管理成为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用保险,保险是风险治理的最重要的工具,怎么样用保险来帮助,就是助推社会跨越风险陷阱,而保险发力,因为大家对风险不太愿意承认,或者是不太习惯投入风险治理的力量,保险要发力还得要在风险治理之外再来经济价值的创造,社会才容易接受,有这几个方面我们谈一点想法。

  第一,目前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当中,金融保险实际上是有重大的缺失的,它已经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还有很多的缺失。比如说我们在调研的时候,内蒙的农民他种了地,种地的时候是跟高利贷贷了2万块钱,10个月利息是1/4,等到了10个月的时候,这些高利贷商就帮助他把这个收成卖了,卖了4万块钱,这4万块钱扣下2.5万,还有5000块钱的利息,剩下的1.5万就给了农民,再给他搞了一个载歌载舞的狂欢的方式,把那1.5万又挣过来等到下一年再高利贷贷给他。那我们的金融服务到哪儿去了?我们风险,贷给他还不了怎么办?保险呢?保险就是面对风险的。如果给他一定的保障,他就可以贷款,并且保险业自己的资金运用都是长期资金,承担比这个25%可是要低多了。保险业现在3.8了,往下还得1点几,我们弄个5,肯定就可以了。所以,这里这些金融保险服务的缺失,这个缺失是有一定的原因,有一些条件的,我们应该想办法去解决。

  保险的职能,时间的关系我会把这个略说,我在说的保险职能的时候,一般先要谈到经营价值,服务保障价值,社会价值,这三个价值是有一个循环的。在这里面,它的保障服务价值我又把它分成了三项,第一是风险治理的价值;第二是价值创造的贡献;第三是资源配置的质量。这三个职能,我们简单地理界起来,通常说的风险治理怎么做风险治理呢?就是建立一个风险治理的同盟,保险服务把这些被保险人打一个集合,发生事故的和不发生事故的,在这个集合中,他们交一样的保费,他们建立了一个同盟,谁发生事故了,出现了那些小概率的事件,我们大家凑的钱就帮他度过了这一关。这是我们说风险治理的问题。价值创造呢,这个很多,时间关系我不说的太细了,无论是有了保险对于一些原来不能够做的事,现在可以做了,有钱买种子,没钱种地,有了保险那个种子的那一块价值就可以去抵押贷款了,等等。包括诸多的职能,包括保险资金运用也是直接创造了价值的,这是他的第二职能。

  第三个职能是想说保险是一个资源配置的平台。资源配置我举一个例子来讲,比方说零整比,人家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整车不挣钱售后挣钱,售后挣钱就是要把零配件的价格涨一涨,修车贵的的,修车的钱保险金买单,在整个新车服务中药超过1/3以上,有的时候很高。修车保险金买单哪儿来的,就是大家的保费。通过保险这个平台,企业创造了汽车,消费者交了保费,保险公司去买了单。所以,这个闭环形成了,就实现了汽车工业的利润配置,保险公司觉得零件太贵了,发布了零整比,推动的降价,现在降了,事实上呢,如果汽车工业的利润假设说是合理的,那也完全可以用保险这个平台来配置这个利润。

  我们想说,在企业发明创造一些服务的时候,社会公众买单,在买单的方式上也可以通过交税让国家去买单,也可以通过交保费由保险去买单。在保险作为一个资源配置的平台就很重要,它作为资源配置,他的作用和效率会比较高的。比方说,我们交一次健康险保费就不用每一次看病就都谈价钱,交一次车险的保费,就不要每一次修车跟修理厂谈,由保险公司来审核,等等这一切就是说保险能减少交易次数,降低交易成本,还有很多的配置。我在一些场合,曾经给大家报告过,保险的资源配置职能,甚至早期的时候我还把风险治理叫初级职能,价值创造是中级职能,资源配置是高级职能。这是我们说的保险的这些职能。它的资源配置作用将来会越来越大。

  具体的配置,我们可以想像在产业链匹配,资金流匹配和风险匹配,我们依次为核心要素,这些匹配要求保险就是做不决定性,做风险管理的,所以这些都是涉险的要素,由保险来配置,它的成本是最低的,只不过,在这个配置的过程中,我们要特别地注意,我们要特别地重视要构建生态圈内的内生动力,不是我们从外面收购什么东西去抽血,而是我们希望通过一些不确定性的管理,能够显著地减少它的内部交易成本,帮助他实现效益最大化,能够显著地增加这个闭环的正外部性,就是对外部的重大贡献。这是资源配置效应。

  保险同时也作用金融的一部分,怎么样维持它本身和金融业余实体产业之间的内生动力的平衡。下面我们说一个更重要的观点,随着社会的发展,当我们发展饭吃的时候,我们这个时候不怕什么风险,我们鼓励冒险,鼓励不顾一切,这个时候无论是偷还是抢,无论怎么样能把饭搞来这就是贡献。当我们所有人都有饭吃,这时候我们就要转变,我们要防范一旦有什么风险事变,使得我们的饭又没了。我们的经济社会就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我们过去鼓励冒险家,现在不是了。可是我们都是冒险家出身的,我们的经济到了新的阶段,我们的思想还没到。所以在这个时期,无论是彻底的脱贫还是奔赴小康,这个目标在他之前都有一个巨大的风险鸿沟。我把这个叫风险陷阱。什么是风险陷阱呢?由于我们是从冒险的时代过来的,我们过去没太注意生态链的脆弱和生态链的建设,所以生态链很脆弱。生态链脆弱我们又没有注意风险管理,没有重视,所以不确定性的风险事情就会发生。不确定性的风险事变发生,我们又没有保险,就带来了运行的困难,发展艰难。这一难了,我们更顾不上了,那风险事变就频发,最后的结果是,经济财务失衡,产业链衰落,产业闭环断裂。产业闭环一旦断裂,整个的闭环上所有的环节都拿不到钱了,都是成本没有收益,整个的社会运行体系就完了,就动荡不稳了。所有的这一切,所有这些破折号都是因为风险管理没有做,或者是说没有做好。所以我们说,风险管理将成为我们经济社会发展到现阶段的主要工作。

  有了风险管理,我们希望怎么样呢?我们希望首先风险防控我们的生态链条能够得到强化。生态链条强化了,风险事变的损失我们希望有保险或者是其他方案能给它恢复,能够有充分的风险管理维持正常的运转,我们还有保险的派生职能,在风险治理之外,在风险直接补偿之外,还有防灾防损的职能,也是风险治理。那么防灾防损之后我们还得让保险实现资源配置职能,能够降低涉险资源的配置成本。实现财务平衡,我们优化资源配置,推动价值创造与增收,振兴产业链,丰富产业闭环,达到市场体系全社会运行体系稳定。

  这段我们是想说,风险管理将成为我们经济社会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复杂阶段的重中之重。特别又加上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矛盾,处理风险陷阱的跨越的问题就显得更加重要。哪些矛盾呢?有四个困难,一个是经济到了现阶段,一个是人口到了目前这个阶段,还有风险规律发生了变化,再就是博弈。

  第一,经济阶段是成长阶段,我们是成长中市场,还不成熟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因为我们现在是一个有巨大的成长性,不同事物的成长速度是不一样的。大家在高速当中,速度又不一样,所以结构不平衡,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是会存在的。尽管我们有结构改革,供给侧改革,但这个改革只是我们减少这些矛盾,但矛盾的基础还是存在的。

  第二,人口结构的老龄化,整个人力资本和抚养成本的比例失衡,2012年开始拐点,我们的父母养活我们有好几个兄弟,我们照顾自己的孩子只养一个,可是他们养我们养不起了,一个20岁的孩子,人长寿有40多岁的父母,有60多岁的爷爷奶奶,60多岁的人的上一辈是可能存在的。万一他上面有哪一个没有孩子。现在一个孩子上面有8个人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两个这样的再结婚,两口年轻人对16个老人,整个社会的劳力,我们的医疗等等,所有的这些困难可能还没有等到机器人成熟,就爆发了。

  第三,新技术和科技带来的影响。科技带来的影响,我把这个影响说成一个是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出现,无论是人工智能,无论是区块链还是万物互联,都是把事物之间的媒介增加了。任何两个变量之间的联系路径,也就是说增加了维度,我们变成了一个更高维的世界。任何技术的突破,都会增加干预逻辑通道,会干预原来的因果关系链条上的那些事物,这些感悟就是主张和不允许和阻止。这样一来,维度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量子时代,我们变成了一个高速的社会。原来我只要比旁边的人这个问题想得慢了半拍我还很安稳,现在到了超高速,起点的早晚不重要,而是他想不想干,他只要想干,马上就超过你。这就给我们带来了诸多的不安定,在顺序上带来了困难。所以我把这个超高速叫做并行,高维和并行。这个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风险。

  第四,随机与博弈之间的冲突进入了高潮。

  这样一来,我们现在社会对待风险的思想还没有出来,我们到现在为止买东西都喜欢讲讲价,我们请人办事都习惯送送礼,我们这个社会习惯于靠利益机制和博弈机制来平衡整个事务。对待风险,我们的办法还不正规,在成熟的社会已经把风险通过各种制度和程序已经很成熟,甚至都工程化了,把防范风险的诸多步骤,做成了一个工程,所以风险管理就成为了一个风险管理工程。第一步干什么,第二步干什么,第三步干什么。我的动作可以很快超越,这不行,为什么?因为你超越了,给大家带来了风险。我们这个市场还不行,在说到前期经济发展成功的模式的时候,用一个家族模式,家族模式就是大家多是亲戚,他干的工作有什么漏洞我马上就能补台,不管是不是我的工作,我都要冲上去。等我们二次创业的时候这个办法不行了,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个队伍明天能干出什么花样来,还是把大家带到坑里去,都不知道我们是缺乏规范的那种近似于工程式的管理,这更加地困难。

  刚才说到随机理想与博弈现实,想说的随机的意思就是我们对这个社会的事物认识能力有限,在我们不知道的世界里,假设它是随机的。但事实上,它不是随机的,万物都有内在规律的,我们是退而求其次的,所以这个随机只是一个不得已的办法,我们什么时候用随机,什么时候不用随机不能装傻,这个人得病不得病是随机的,但我到医院里去看病号还装作不知道他得病,这就有问题了。可是现实中它处于一种博弈,就是保险这个东西,它一直在信息不对称当中,这些主体、政府方、投保人、市场中介还有相关的服务方,比如说医疗服务,还有监管者,我们希望他在一种制度的平衡当中,可是现实中。每一方肯定都希望我自己能有一个利益的最大化,本来咱们大家在过去的发展阶段可能都冒险,我们都偷东西,现在咱们都明白了,我们要是都不偷东西,日子就好了,可是谁先不偷呢?为什么要我先不偷你们还可以继续偷一段呢?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我们大家得有这样一个共识才能从过去的博弈当中跳出来。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我们所有的相关主体的取向,是价值创造还是价值寄生,是促进信息沟通还是保持信息垄断?我们是助推产业升级还是阻碍产业升级?我们是优化生态圈还是恶性循环?我们要跳出来。这个共识达到或者是到了执行的地步,挑战是很大的。

  那怎么办,怎么样博弈优化,任何两者,我们传统的东方的博弈论,中国的博弈论,我把它叫合作博弈,五方博弈,相生相克,响声我把它叫相助,相克我把它叫制约。达到一个均衡,就是风险从来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处理它的机制。比我们举一个例子,火是克金的,任意两者相克,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两者之间加上一个新的东西,火本来克金,加上一个土,火是生土的,土就生金了,两个相克的人结婚了,赶快生一个孩子,火跟金结婚了,赶快生个土,找个土的日子。然后火生土、土又生金就改变了他们的面貌。当然我们也可以改变得相反,我们在火和金之间加上了水,这个火老克我,金不合作我就找水去,我可是生水,水就回过头来克火,把先后的关系给反过来了。我们是想说任何两者都可以加上第三者,使它更好或者更差。所以风险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制约它的机制。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五者相生相克给平衡起来,达到一个均衡,这个社会的风险就会不同。大家有的时候可能会有感觉,我想找人谈点事,没有把握,不一定能谈成,多找几个人找到5个,找到几个,坐在一个桌说,大家就能达到一个新的平衡了。风险就变小了,怎么样达到这一步,增加主体个数,推进信息透明,减少信息不对称。我们说合作博弈是我们对待风险的原则,保险在这里面就是要发挥作用。我们说,保险怎么样通过资源配置职能,在这个过程中发力呢,请大家注意这有几点。

  第一,我们要深入研究保险作为衡量风险指标的基本效应。同样一辆车,同样排量的,一个保费高,一个保费低肯定是保费高的,出事了以后修车的成本高,所以它才高保费作为基准。

  第二,消费者买单企业干活,保险作为一个平台配置的过程,它的平台效应。

  第三,还有跨行业,因为我们是一个成长中市场,不同的行业之间的利润有巨大的差异,这些差异比如说健康保险买单的时候,在健康产业链上,最能挣钱的是医药商,然后大夫介于中间,设备的操作人员是最低的等等,所有这些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利润差异比较大的行业都是保险去买单的。这个配置过程中就可以平衡,怎么样增加和激发相关产业的内生动力,用什么样的价格,用什么样的赔付他的临界点,再就是我们通过保险怎么样对涉嫌风险的各类服务交易成本如何优化降低。还有一些价值创造当中,风险治理就发力等等等等,很多很多。时间关系,我就把思路扼要地给大家报告一下。

  以上所讲是个人观点,个人负责。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