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华联合锁定核心高管人选 人保财险徐斌拟任集团总裁兼财险总裁

2018-10-10 08:56:06 和讯名家 
2018年是中华联合人事大变阵的一年,在上半年经历了集团董事长换人、总裁退休,财险子公司总经理转任监事会主席,副总经理兼新疆分公司总经理接班主持工作的变阵,以及几个副总经理的调整之后,近期,控股股东东方资管终于初步拟定集团总裁以及财险子公司总裁的人选。

  按照东方资管的计划,这两个关键的岗位将罕见地由同一个人担任,他就是人保财险山东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徐斌

左一为徐斌
左一为徐斌

  对于这一人事安排,慧保天下获悉,10月7日东方资管已经在全辖进行了公示,公示截止时间为2018年10月12日,理论上尚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而根据公示,徐斌拟出任的具体职务是中华联合保险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财险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徐斌一旦上任,其与现任中华联合财险董事长梅孝峰如何分工将变得格外具有看点。与此同时,目前主持中华联合财险日常工作的副总经理梁英辉将何去何从也不得而知,其实际掌控公司经营不过4个月时间,获监管批准出任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更是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徐斌一旦上任,其与现任中华联合财险董事长梅孝峰如何分工将变得格外具有看点。与此同时,目前主持中华联合财险日常工作的副总经理梁英辉将何去何从也不得而知,其实际掌控公司经营不过4个月时间,获监管批准出任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更是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当然,慧保天下更关注的是,这种频繁的人事变动会给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旗下的保险子公司经营带来何种影响,每一个董事长或总经理变动都会带来相应的领导班子的调整,在财险行业发展整体承压,中华联合财险即将被大地保险赶超的千钧一发之际,这显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山东人保总经理拟任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总经理、财险子公司总经理

  2018年是中华联合人事大换血的一年,上半年从集团到子公司均发生诸多人事变动,到下半年,其中一些人事变动陆续获得监管批准。

  7月,原中华联合保险集团监事长兼寿险子公司董事长丁建平获批出任集团新一任董事长,而前任董事长李欣调任华融资管总裁。

  8月,银保监会核准原中华联合财险总经理汪立志出任公司监事长的任职资格,原中华联合财险副总经理兼新疆分公司总经理梁英辉获批出任董事以及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与来自东方资管的财险公司董事长梅孝峰组成新的领导班子。

  也是在这一月,随着聂尚君获批出任财险公司副总经理,田振华获批出任财险公司合规负责人,中华联合财险新一轮的人事调整似乎已经到位。

  10月,更大人事变动来了,人保财险山东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徐斌被东方资管委以重任,按照东方资管的公示,其不但拟出任中华联合保险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还拟在最重要的财险子公司兼任党委书记、总经理。

  多重重任于一身,徐斌将来承担的担子注定不轻。资料显示,现任人保财险山东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的徐斌,1962年出生,今年已经56岁,江苏盐城人,是名副其实的保险老将。

  其最早在云和县人民银行工作,1982年进入人保工作。他从基层做起,逐步升任丽水地区分公司副总经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党委书记、总经理;浙江省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浙江省分公司副总经理,兼杭州市分公司总经理;2011年,杭州市分公司升格,徐斌不再兼任浙江省分公司副总经理;直到2017年2月调任山东省分公司任职总经理。

  知情人士表示,山东省一直是人保财险的保费大省,不过近年来表现并不佳,数据显示,2018年前8月,该公司在山东省(不包含青岛市)的市场份额已经降至30.28%的水平,显著低于人保财险的整体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人保集团新的领导班子已经就位,已经在集团公司层面开展“三定”,而接下来,子公司层面的“三定”工作也即将展开。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徐斌选择在此时跳槽中华联合保险集团出任集团总经理同时兼任财险公司总经理不失为明智之举,不过,一旦其最终获批上述两个关键职务,其与董事长梅孝峰的关系会变得相对较为微妙。集团层面,徐斌是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梅孝峰是董事副总经理;在分公司层面,徐斌又是党委书记、总经理,而梅孝峰是董事长。

  目前主持中华联合财险日常工作的梁英辉的去向也将成为一大看点,其实际上是在2018年5月才开始出任临时负责人的,8月正式获得监管批准担任主持工作副总经理,距今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尚未能大施拳脚。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梁英辉出任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或许本就是权宜之计,有这样的安排或许并不奇怪。值得注意的是,坊间一度确实有传闻称,东方资管曾属意于某第一梯队财险公司副总经理,但最终被对方拒绝。

  天灾、人祸?中华联合近年来业绩承压

  无论是谁最终掌舵中华联合保险集团、中华联合财险,肩上的担子注定不会轻松,频繁的人事变动已经是造成一定负面影响,来自市场的压力却更为直接。

  中华联合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财险公司之一,也是唯一以“中华”为名的财险公司,其长期在第二梯队占据首位,但近年来却地位不保,先是被国寿财险超过,如今大地保险又紧追不舍,保费排名被再度超越,已经近在咫尺。

中华联合锁定核心高管人选,人保财险山东一把手徐斌拟任集团总裁兼财险总裁
  相对于人身险市场,大批新兴险企凭借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快速崛起,原有市场格局被迅速突破不同,财产险市场多年来一直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市场格局。这主要是由于财产险市场有其特殊性,一方面,其以财产为承保标的,而财产本身增长是有限度的,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国内财产险市场同质化竞争激烈,难以突围。诸多因素导致在财产险市场上,马太效应要更加显著,市场份额排名前十的大中型公司地位尤其稳定,座次很少发生变化,但中华联合却被国寿财险超越了。

  如上表所示,自2007年开业,国寿财险就始终保持了强劲的增长速度,到2013年,仅用6年多时间,就超越中华联合,跻身第二梯队财产险公司领头羊的位置,且与中华联合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到2017年,更是达到170亿元以上。

  不过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很难改变的结果,财产险公司制胜讲究“靠大、靠天、靠爹”,背靠中国人寿这一庞然大物,国寿财险快速赶超实属正常,缺少股东资源强有力支持的中华联合难以招架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但如果说国寿财险的赶超更像是一场“天灾”、基本无解的话,那么被同样没有强有力股东资源支持的大地保险步步紧逼,对于中华联合财险来说,则更像是一场“人祸”了。近年来,大地保险不断逼近中华联合,2016年二者总保费收入相差66亿元,到2017年仅相差17亿元,2018年前8月,更是仅差10亿有余。而大地保险同期实现了16.74%的同比增速,中华联合仅有5.62%。

  其实,对于财产险公司至关重要的车险业务方面,大地保险早已实现了对于中华联合的超越。数据显示,2016年,大地保险车险业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51.7亿元,而中华联合仅有247.32亿元,大地保险车险业务首度超越中华联合。到2017年,二者差距进一步拉大,大地保险车险业务收入273.01亿元,而同期中华联合仅239.41亿元。

  这主要得益于大地保险及时抓住了“电销”渠道兴起这一难得的战略机遇。大地保险的电销产品批复时间为2007年末,仅略晚于平安,可谓颇具战略眼光,但遗憾的是批复后并未发力,直到2012年才开始快速扩张。尽管“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大地保险电销车险业务却依然实现奇兵突进。2014至2017年4年间,其电销车险保费收入分别为19.1、39.8、66.5和68.6亿元,实现跨越式发展,并最终助推车险业务超越老对手中华联合。

  按销售方式来看,个人代理、直销已经成为大地保险最大的两个渠道,中介渠道整体占比较低,而中华联合则依旧高度依赖中介渠道,这意味着在业务的开展中,其将更加被动。

市场地位的不安全感或正是近年来中华联合不断调整人事安排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除了推动最重要的财险子公司发展摆脱低迷状态外,作为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总经理还将面对更为复杂的任务。
  市场地位的不安全感或正是近年来中华联合不断调整人事安排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除了推动最重要的财险子公司发展摆脱低迷状态外,作为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总经理还将面对更为复杂的任务。

  在经历了濒临破产,被保险保障基金接盘,引入东方资产、中国中车(601766,股吧)、辽宁成大(600739,股吧)、富邦人寿等股东后,且顺利从控股公司改制为集团公司之后,推动中华联合财险乃至中华保险集团的整体上市无疑将成为新一届领导班子最重要的任务。

  早在2010年,中华联合就曾提出在2017年-2020年间,实现集团公司或至少一个子公司上市的目标,而根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对于保险保障基金董事长任建国的一篇专访,中华联合还曾一度确定香港整体上市时间表。不过尽管坊间一直传闻不断,但中华联合保险集团官方并未公布有关上市的任何实质性进展。

  此外,继续完善集团架构或也将成为新一届领导班子核心任务之一,东方资产入主后,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旗下不断“添丁”:2015年7月,旗下电子商务公司万联电商宣布开业;2015年底寿险公司中华联合人寿获批开业。不过该集团早前曾提及将设立保险资管公司以及专业农险公司,目前均未获得监管批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