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滨新挑战:国寿集团行至“十字路口”

2018-09-15 11:06:52 中国经营网  宋文娟

  日前,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国寿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滨表态称,将全力以赴推动国寿集团发展再上新台阶。

  相对于中国太平(0966.HK)而言,国寿集团的体量之巨不可同日而语。而对于曾“三年再造一个太平”的王滨而言,要实现带领国寿集团再上新台阶的目标,挑战可想而知。

  目前,国寿集团旗下包括中国人寿(601628.SH)、国寿财险国寿养老、国寿资产、国寿电商、国寿投资、国寿海外和国寿安保基金等专业子公司,总资产超3万亿元。

  时下,中国人寿的“一哥”地位已岌岌可危,国寿财险也存在不小的提升空间。而在综合金融方面,国寿集团亦面临太多的竞争对手。可以说,国寿集团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往哪个方向发展都将备受关注。

  守与攻 保险主业承压

  银保监会公布的前7个月保费数据显示,中国人寿实现规模保费(原保费+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4235亿元,市场份额18.5%;平安人寿实现规模保费3794亿元,市场份额为16.6%。

  近些年,国寿集团的寿险主业市场份额不断下滑,其与平安人寿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彼时,中国人寿的市场份额为30%以上的水平,平安人寿则远远落后。现在,二者之间只相差两个百分点。而2018年前两个月,平安人寿规模保费达到1815.45亿元,一度超过中国人寿的1668.35亿元。

  在财险方面,国寿财险依靠中国人寿180万销售队伍和品牌优势,自2006年成立以来发展迅速。2017年,国寿财险实现保费收入662.15亿元,市场份额排名居第四位,不过暂时仍无法撼动排名第三的太保财险。

  来自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国寿财险实现保费收入403.69亿元,而太保财险的保费收入692亿元,相差289亿元。

  “与平安相比,国寿银保渠道占比还是高一些,在结构上还是需要加大调整、步伐更快一些,另外需要加大个人代理人队伍建设。”“13精”首席精算师周县华认为。

  “就代理人优势而言,虽然中国人寿有大量的代理人队伍,而且国寿在地方根基比较深,但太保也有代理人队伍,国寿财险超越太保财险还需要时间。”某保险业内人士认为。

  “国寿财险与太保财险最大差距在专业化建设和时间积累方面。太保财险1991年就成立,早就跑马圈地占了不少客户资源优势。”某财险公司总经理表示。

  分与合 综合金融竞争激烈

  在9月8日广发银行举办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大会上,广发银行称,其与国寿集团各成员单位积极探索资源共享、业务互动、渠道互通,致力形成保险、银行、投资协同服务的综合金融生态,争创中国金融特色。

  而在两个月前召开的国寿集团客户节暨广发银行成立三十周年高峰论坛上,时任国寿集团董事长杨明生曾表示,下一步将内外部共同发力,一是整合好内部协同圈,给客户提供一体化的服务、一致性的体验;二是开拓好外部协同圈,将金融和经济、生活作为有机整体,更好地为客户提供嵌入式、情景化的金融服务。

  杨明生表示,中国人寿将秉承改革开放之精神,通过走出去、请进来,开放自己的生态圈,积极融入外部的生态圈,建立全面涵盖“综合金融+医食住行玩”的强大生态体系,与客户携手共同打造未来美好生活。

  实际上,对于“综合金融+医食住行玩”的生态建设,平安集团已经开展多年,而且收效很好。

  “国寿集团的综合金融在保险领域还行,但与银行相比还相差很远。”人保集团一位高管表示。

  “国寿集团还谈不上综合金融,广发行与国寿之间,根本没有紧密绑在一起。市场上的消费者谁认为国寿与广发行有关系,这个联系与平安银行(000001,股吧)与平安集团的联系肯定不一样,名字上不一样,品牌、市场之间肯定是割裂的。”某券商分析师认为。

  新与旧 科技国寿发展难度大

  王滨曾表示,金融科技对金融业影响程度之深、冲击力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能不能适应和引领这一轮金融科技发展大潮,已经成为决定一家金融企业能够走多远的关键因素,谁运用金融科技娴熟自如,谁就掌握了发展主动权,甚至可以弯道超车;谁轻视金融科技,谁就会被时代所抛弃,甚至被后来者逆袭。

  而在金融科技方面,国寿集团的科技布局似乎也慢了半步。平安的科技子公司已在谋求独立上市,而与互联网企业相比,国寿科技工具的客户体验、便捷性亦差一截。

  “互联网企业决策流程与国寿集团这样的传统险企不同,国寿集团可能是领导一统一大家都往这个方向走了,而互联网企业基本上是市场部门、产品部门都认为没问题了,才能上线,而且一旦决定上线,必须有提不同意见的人参与到组里,这种机制对客户的感受非常关键。而传统险企这个意识不太具备。对于落后的也不太在意。从怎么对待销售来讲,国寿这样的传统险企存在尊卑观念,对销售人员的服务远不如领导的一句话。基本上是站在公司的角度去销售服务的科技工具,所以友好程度、便捷性就差远了。”一位保险资深人士认为。

  “一是目标多元化。在集团化架构下,特别是国寿集团这样的多法人集团架构下,既要体现全集团一盘棋的整体性,避免出现信息孤岛,又要兼顾各子公司的发展和个性,形成多元化目标和利益诉求。二是监管多头化,差异化的监管要求对核心系统的边界和标准提出了挑战。三是模式多样化。不同金融产品和服务虽然差异在缩小,但不同业务的实现模式和流程依然千差万别,难以实现统一化、标准化、规范化。四是组织多极化。集团化IT治理一直是世界性难题,无论是科技公司制还是多中心制都难以完美解决所有的信息化建设问题。上述四个因素使得综合经营集团的核心系统建设充满了挑战。”国寿集团信息科技部赵峰曾如是表达其面临的困难。

  “平安很早就布局金融科技。马明哲作为平安图腾级领袖一直没有换,策略没有变,能耐下心来花20年、30年打磨一件事。”某保险公司总经理如是看。

  “在创新方面,国寿与平安的差距在机制上,平安是市场化机制;即使跟太平比,太平市场化成分也多很多,太平的业务骨干大多是平安进去的,太平中管时间很短;而国寿是中管央企机制,这个机制好的地方是稳定性很强,不好的地方是创新不足,轨道很难被改变。

  “比如办个重大事项,平安不用搞这么多流程,而国寿的流程不是公司自己决定的,决策流程多了,哪里敢创新。创新就会犯错,国寿的容错机制差多了。”上述保险公司总经理认为。

(责任编辑: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