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唯一一家D类保险公司”新光海航血泪史:深圳柏霖的保险牌照之殇

2018-08-03 11:45:37 财联社  路英

  财联社8月3日讯,分分合合,兜兜转转,新光海航人寿股东9年联姻8年虐恋,最终以新光人寿与海航集团分手告终。

  7月31日,新光海航人寿在中保协官网披露增资及股东变更方案,新增7.5亿元注册资本引入新股东,结果是原股东海航集团全部退出,新光人寿留一半。从表面数字来看,股改后新光人寿持股25%;柏霖资管、香江金融并列第二大股东,分别持股20%;国展投资、乐安居、冠浦地产分别持股14%、11%、10%。

  除了外界我们看到的两次股改计划,新光海航过去两年的经历想必比其成立这些年还丰富。当然,这次增资方案的最终结果如何还得看监管怎么说。

  成也股东,败也股东。新光海航人寿股东折腾近10年,真真是毁在股东手里的一张保险牌照,今天就讲讲新光海航人寿的故事。

  血泪史:知情人讲述股权背后故事

  2007年,传出海航集团将与台湾新光人寿联姻成立合资保险公司的消息。2009年合资公司开业,两公司联姻对股东双方意义重大。对海航而言,这标志着海航集团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发展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至此,大陆前四大航空公司包括国航、南航、东航和海航均已通过合资或参股方式先后进入保险业。对新光人寿而言,这是其在台湾地区以外进行的首次保险业投资。

  海航集团与台湾新光人寿的持股比例为50:50,此股权结构的险企股东双方能和睦相处、公司顺畅发展的并不多见,新光海航人寿则是股东矛盾较为典型的一家。

  “几乎从一开始,股东双方的沟通就存在问题。”消息人士表示,随着资本的消耗,公司偿付能力逐渐下降,外界才慢慢开始了解发生在这堵高墙之内的问题。

  根据监管对偿付能力的要求,新光人寿和海航集团应于2012年7月31日前按比例向新光海航人寿注资合计人民币5亿元,但当年增资事项并未完成。

  后面的近两年(2012-2014年)时间,新光海航人寿股东双方因增资问题沟通,无果。可是企业正常运营,需要资金支付,作为新的保险公司,业务规模有限,新光海航人寿的资本金不断的降低。

  终于在2014年3月20日,保监会发布2014年四号监管函:新光海航人寿2013年4季度末实际资本为0.45亿元,最低资本为0.4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3.29%,属于偿付能力充足Ⅰ类公司,保监会决定暂停新光海航人寿增设分支机构。

  “2014年5月,新光海航人寿第二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决议,将2012年议定的增资缴款截止日延期至2014年6月30日。”消息人士表示,当年在保监会的协调下,股东双方答应增资后,新光人寿于2014年6月27日将增资款存入指定资本金账户,而海航集团未能如期履约缴纳增资款。

  此时,公司的现金已经捉襟见肘,别说开展业务了,就是维持正常公司运营都难度很大。2015年11月23日,保监会对新光海航人寿下发监管函:当年二季度末,新光海航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79.71%,偿付能力溢额-1.32亿元,属于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责令其自当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

  “2016年3月10日,新光人寿等不到中方股东增资款,就将支出了近两年的增资款划回了。”消息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多年一直的态度是,既不增资也不出让股权,牌照握在手里,气死你新光人寿,反正我还有渤海人寿。中间多少投资人接触未果,令人意外的事却在2016年发生了,潮汕地产商鸿荣源旗下深圳柏霖说动了海航,这令新光海航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也甚是惊讶其雷霆手段。

  几乎同时,深圳柏霖还拿下了利安人寿18.4%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随后,在2016年11月新光海航发布变更股东信息披露公告,新光海航原有两大股东新光人寿与海航集团,分别转让15%、36%股份给深圳柏霖,深圳柏霖以51%的持股比例绝对控股新光海航人寿。新光人寿保留25%股份、深圳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光汇石油”)持股14%、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国展”)持股10%。

  此时,记者获得的消息是,深圳柏霖初衷计划要的是75%的股份。

  深圳柏霖控股路漫漫

  然,生不逢时,或者踏错了监管节奏。2016年,新光海航人寿刚上报了股权变更计划,一个月后监管下发《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单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大降,股转各方心里就开始打鼓。

  2017年,监管下发《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二次征求意见稿)》,相比第一次征求意见,后者对控制类股东做了更严格的要求。

  随后,新光海航人寿接到了监管的股改退件电话,但彼时各方仍不放弃希望,深圳柏霖试图以降低持股比例的方式换取监管批复。

  今年3月,原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为三分之一,板上钉钉。并且穿透式监管,查新股东关联关系。

  所以才有了最近几天的再次公告,此时,2016年上报的部分股东撤出,新增了3家。如果获监管批准,除了新光人寿,其他五家新股东均是地产背景。

  可谓,一个海航退出去,五家地产扑上来。所以,多位知情人士对此次上报获批的可能性不报乐观态度。

  为什么一定是新光海航人寿?原因有二。第一,从其短期内力图一参一控保险公司的态度来看,其对保险牌照势在必得,虽然最终曲折参股了利安人寿,但利安人寿中的国有股份超过51%,并且都是江苏省内企业,想控股何其难。

  第二,深圳柏霖已经付出了成本,虽然新光海航多年来半死不活收购成本不高,3元每股,定金也交了,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何况,拿下新光海航的为了这张势在必得的保险牌照,已经做了大量前期铺垫。2017年初深圳柏霖高薪聘请高管,派入新光海航人寿。

  深圳柏霖已经着手对新光海航人寿进行重整,接手伊始,新光海航人寿的财务状况已经陷入困境, 2017年二季度末,新光海航人寿实际资本约-2.5亿元,而一季度末的数字仅为-1.1亿元,公司迅速消耗着资本,同时公司的收入是仅仅几千万元的续期保费

  面对资本的迅速消耗,新光海航人寿于2017年初着手裁员。同年8月,其裁撤了其两大电销中心之一--陕西电销中心,因初期处理不当,全体电销员工群起维权,投诉材料直接发到了记者手机上,这令深圳柏霖始料未及。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同年6月新任高管便参加了高管资格考试,但后来未获监管批复,这也给各方不小打击。

  目前深圳柏霖委派的高管已经撤出新光海航人寿,本来因“个人原因”回台湾的原总裁陈国柱再次回到新光海航,担任临时负责人。

  在多位新光海航人寿的内部人士看来,新股东对公司势在必得,然而在目前的监管环境及股东自身发展条件下,这种股权的变更会给公司带来怎样的影响仍存在较大变数,甚至这次股权变更能否被银保监会批准都尚且不知。

  今年二季度,新光海航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421.34%,多个季度被保监会评定为D类保险公司,也是唯一一家D类公司,已被监管停止开展新业务近三年。

  按道理,作为合资公司,真的不能再拖了,可是,唉!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唯一一家D类保险公司”新光海航血泪史:深圳柏霖的保险牌照之...》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