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平安产险获批、“保险+期货”再添新军 非标准化仍为推广难题

2018-08-03 08:51:02 蓝鲸新闻  李丹萍
  近日,银保监会批复平安产险开展农产品(000061,股吧)“保险+期货”创新试点请求,“保险+期货”试点再添新军。事实上,运行两年多的试点,在减成本方面已有成效,平均保费压缩近半,试点个数、范围均有扩大,但也同样面临产品设计非标准化、资金投入不足、场外期权制度存缺陷等现实问题。

  对此,多位专家对蓝鲸保险表示,建议根据试点差异化进行精细化的设计管理,逐步将“保险+期货”纳入政策性农业保险体系,鼓励利用国际期货市场进行风险对冲,补足场内期权,同时在现有“保价格”的基础上探索“保收入”。

  “保险+期货”推行两年成本压缩近半,试点个数翻倍

  7月20日,蓝鲸保险获悉,银保监会批复平安产险开展农产品“保险+期货”创新试点的请求,允许其开展玉米、棉花、鸡蛋等农产品价格保险试点,并通过相应的农产品期权交易对冲风险,同时指出,参与农产品期权交易应仅限于以风险对冲为目的,严禁参与投机性交易。

  事实上,作为时常被提及的话题,“保险+期货”是对我国农业发展面临自然、市场和质量安全风险而衍生的产物。当前,农户面临的市场波动风险凸显,相关企业也存在利用期货及衍生产品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2014年,大连商品交易所联合部分期货公司,借用保险理念,开展场外期权服务三农模式,后探索出“保险+期货”模式。2016年,“保险+期货”首次列入国家1号文件,明确指出,要建立农业补贴、涉农信贷、农产品期货和农业保险联动机制,扩大“保险+期货试点”。2016年,部分保险公司与期货公司在全国开展13个项目的“保险+期货”试点,包括10个玉米项目和3个大豆项目,为农户、家庭农场以及农村合作社组织提供风险价格的保障服务。

  从交易方式来看,“保险+期货”本质上是将期货打包为保险产品来管理农产品的价格风险,农户等向保险公司购买价格保险产品,将价格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而保险公司向期货公司购买场外看跌期权,转移自身承担的价格风险,期货公司则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对冲,化解市场价格风险。其中,最大的受益方,则是农民可以在风险转移中,得到应对应农产品价格变动而获得的最低价格兜底保障。

  根据大连商品交易所产业拓展部高级经理庄晓飞,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给出一组的数字,2017年全国“保险+期货”试点已进一步扩展到32个,投资6380万元,相较2016年投入1960万元,将近翻了3倍。

  此外,以玉米价格为例,2016年平均保费为122元每吨,2017年在规模上升的同时,平均保费下降到66.67元每吨,对此,庄晓飞也指出,在过去两年内,对于“保险+期货”产品的设计,体现在减成本方面,已有一定的优化。

  再来看实际落地效果,除早前的相关标的物,玉米、大豆等传统农产品外,目前“保险+期货”也进一步扩展到特色农产品领域。迄今,包括白糖、橡胶、小麦、棉花、鸡蛋等多个农产品开展农产品期货价格保险试点,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国寿财险等多家险企接入承保。今年2月,人保财险承保的全国首单苹果“保险+期货”在陕西铜川市顺利理赔

  “保险+期货”标准化设计为推广前提,专家建议多探索收入保险

  尽管“保险+期货”模式无论是试点数量还是资金投入都有扩大,平均保费下降,但其无疑也面临着部分现实问题。

  首先体现在农产品期货市场价格发现机制及市场容量上,由于现货农产品以托市收购政策的价格做支撑,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机制受到抑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蓝鲸保险分析道,“目前大多数农产品的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的相关性不强,不仅制约“保险+期货”的试点品种选择,也影响了定价的准确性”。此外,农产品的季节性特征较强,可对冲的期货量占现货量的比重小,风险对冲容量有限,这也限制了试点规模。

  其次,则是产品设计标准化问题。庄晓飞指出,2017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开展的32个试点中,没有任何两个项目的结构是一模一样的,“这样的多元化产品反应出我们产品的标准化不够”。

  “非标准化就意味着不可能规模化经营,不但会加大推广难度,而且也很难塑造品牌”,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蓝鲸保险分析道。

  由于“保险+期货”没有纳入政策性保险范围,资金支持不足也是问题之一。据了解,去年承保的总体7500万元保费规模中,大连商品交易所承担了6300万元,而剩余的保费规模,农户平均收取的保费比例仅为8.9%。而从交易所角度来看,长期持续性补贴或并不可行。

  此外,从期货市场角度来看,在“保险+期货”试点中,保险公司通过看跌期权将风险转移给期货公司或其风险管理子公司。但目前我国没有玉米和大豆的场内期权,而利用场外期权进行期货交易存在部分问题,如交易成本较高、流动性不足、交易形式单一、缺乏集中清算机制等,推高了保费水平,增加了相关金融机构的风险。“场外期权存在制度性缺陷”,朱俊生说道。

  对于先行“保险+期货”试点中遇到的问题,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例如在定价方面,朱俊生就指出,“实行以市场为基准的保险定价,可规避价格管理的政策手段对粮食市场的扭曲”,来精准定价。

  市场化运营首先体现在产品设计上,根据品种、产业还有区域的不同,实现试点差异化以及精细化的设计与管理,满足多样化用户需求,丰富农产品品种进行试点。同时,通过逐步将“保险+期货”纳入政策性农业保险体系,由中央和地方财政给予一定比例的保费补贴来解决资金问题。

  其次,发展农产品期货和场内期权,精算定价、探索价格发现机制,鼓励期货公司利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所等国际市场进行风险对冲,补足场内期权、降低成本。此外,价格保险通过保障农产品价格不利波动对农户收入的影响,但本质上还是保障农户收入,而探索同时承保产量和价格的收入保险,或有一定意义。

  “国际经验表明,收入保险是发达国家承保价格风险的主体产品形态”,朱俊生指出,价格风险具有系统性,纯粹的价格保险难以大规模推广,政府主导的财政补贴与金融机构结合运作是未来价格保险及收入险发展的主要方向。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平安产险获批、“保险+期货”再添新军 非标准化仍为推广难题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