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安邦系人马悉数出局余波未了 民生银行人事震荡继续业务重心回归小微

2018-07-27 13:07:47 投资时报 

  安邦仍以17.84%占股位居第一大股东,而正在调整业务重心的该行仍面临不良率高企的局面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该走的,终究会离开。

  7月上旬,民生银行(600016,股吧)(600016.SH)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已收到董事姚大锋和田志平的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原因,二人申请辞去该公司董事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所谓“个人原因”,当然只是官方辞令。同一时期,除了民生银行,金融街(000402,股吧)(000402.SZ)、首开股份(600376,股吧)(600376.SH)、金地集团(600383,股吧)(600383.SH)等多家上市公司也相继发布董监高人员变动信息,包括民生银行在内的公司均有个共同特征,即都曾经被安邦举牌或重仓。事实上,此次人事变动正是安邦接管工作组的统一安排。

  于民生银行而言,此前一直未能正式获得民生银行董事任职资格的姚大锋,在列席该行董事会长达三年半后,终于“下课”。另据金地集团公告,安邦接管工作组副组长罗胜已被选为该公司候补董事。现年48岁的罗为南开大学商学院公司治理专业博士,曾长期在原中国保监会工作。

  有意味的是,罗胜将接替的,正式刚宣布辞去金地集团董事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的姚大锋。而民生银行董事会是否会迎来接管组人员,目前已引起广泛关注。

  与此同时,在经历了人事变动、股东变动、降薪等一系列风波后,民生银行仍未走出低谷,吸存难度加大、转型方向不明等重大问题困扰其身。

  人事震荡不断

  民生银行的“不安定”已长达4年之久。自董文标2014年8月辞去董事长一职后,该行就陷入连年人事变动漩涡,其中甚至不乏违纪问题暴露。

  2015年1月底,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被带走调查。不过,据媒体报道,在被纪检部门带走约21个月后,毛氏已于2016年11月上旬被取保候审。今年更是传出毛晓峰居于幕后投资ofo小黄人单车的消息。

  2016年6月8日,民生银行原副行长邢本秀被解聘。根据监管部门的材料,邢本秀被解聘是因为其违规接受超标准接待、公款高消费娱乐等问题。2010年加入民生银行之前,邢本是银监会人事部主任,此前30年时间则一直在央行、银监会任职。

  2017年4月,泛海控股(000046,股吧)(000046.SZ)原董事、民生银行原副行长赵品璋在机场被带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赵品璋被查,可能涉及一笔过往民生银行的贷款。赵品璋从1996年加入民生银行,已有30多年银行管理经验。

  2017年8月,据驻中国银监会纪检组消息,中国民生银行首席信息官林晓轩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审查。

  高管人事的重大变化仅是一方面,事实上,股东层面的异动对民生银行的公司治理带来更大冲击,而最重要的可变因子正是安邦。

  2014年11月28日至2015年1月26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安邦集团连续12次举牌民生银行,其持后者A股比例从5%猛增至22.51%,并就此成为单一最大股东。这不仅打破了民生银行成立之初立下的“大股东不超过10%”的不成文规矩,还由此一战成名。

  紧随资金入局的自然是核心人物,姚大锋、田志平等安邦系成员旋即进入民生银行董事会。

  姚大锋,安邦集团副总裁,于2014 年 12 月 23 日起任民生银行非执行董事;田志平,北京复朴道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自2017年2月20日起任民生银行非执行董事。田志平同为安邦集团推荐的董事人选,据悉,复朴投资与安邦关系密切,其法定代表人赵军曾在安邦人寿任职董事。

  不过安邦还未来得及收获成果,就遭遇重大挫折,被监管部门接管重组和资产处置。

  就在姚大锋、田志平辞职的同一天,民生银行还公告其监事程果琦也已递交辞职报告。至此,“吴小晖时代”所有人马悉数出局。据了解,程果琦为安邦在民生银行换届选举中提名的3个候选人之一。

  除了董监高变动之外,当天民生银行还公告了安邦集团出具的《关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协议转让的通知函》。通知函显示,和谐健康与安邦人寿签署转让协议,和谐健康将其持有的民生银行 4.17亿股 A 股股份转让给安邦人寿。安邦集团为安邦人寿、和谐健康的控股股东。

  本次股份转让后,安邦人寿持有民生银行27.88亿股A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7.64%,和谐健康则不再持有民生银行股份。安邦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安邦集团和安邦财险合并持有民生银行的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17.84%,仍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回归小微业务

  由于人事变动频繁,民生银行近几年的业务重心也仿佛失去方向般出现摇摆。

  在董文标时代,小微金融素来是民生银行的重要发力点,但随后由于面临资产质量压力一度沉寂。去年12月份,民生银行发布了一份内部文件,名为《中国民生银行改革转型即三年发展规划方案》,核心方向是重启民营企业战略,希望重回之前的优势领域中,小微定位再度回归。

  不过,民生银行回归小微业务定位依然受自身吸储能力较差的掣肘。

  2018年一季报显示,民生银行负债总额为56066.72亿元,其中吸收存款30506.55亿元,吸引的储户存款只占负债总额的54.41%。相比之下,招商银行(600036,股吧)(600036.SH)的储蓄占比为70.69%。另据统计,民生银行的存款成本为1.76%,而招商银行的存款成本为1.27%。成本差别主要在于民生银行的存款中只有6.16%是低利率的活期储蓄,而招商银行却高达23.92%。

  为此,民生银行不得不依靠发债借款、同业拆借及向央行借款等三种模式吸收资金,但这三种模式的利率显然大大高于给储户的利率。

  另外从资产质量上看,民生银行1.71%的不良贷款率排在26家上市银行的倒数第五名。而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也从去年末的478.19亿元提高到今年一季度末的496.47亿元,贷款质量没有看到明显好转的迹象。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安邦系人马悉数出局余波未了 民生银行人事震荡继续业务重心回归...》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