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信达财险“下嫁”深圳 反身更名“国任”

2018-01-08 10:50:45 中国经营网  陈晶晶 曹驰

  2017年,对于保险行业来说是异常不平凡的一年。

  随着保险业态的不断变化,不仅险企经营思变,投资险企的股东也是相机而动。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不完全统计,有近20家险企已变更股权或拟变更股权。

  其中,因股权变动而导致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皆变更,且近期获保监会批复更名的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财险”)尤为突出。保监会近期批文显示,同意信达财险更名为“国任财险”。

  事实上,成立于2009年的信达财险,9年来其股权变动不断,几乎年年有变。与此同时,其盈利状况也不稳定。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3季度末,信达财险的亏损总额已超10亿元。

  股权数次变更

  据可查的资料显示,信达财险初始股东由13家大型国有企业共同发起设立,这些股东分属不同的行业,包括资管、煤业、财务、纺织、汽车等,彼时的股权占比较为分散。

  信达财险的股权变动始于2012年。因出现股东退出,初始股东中国信达资产管理(以下简称“中国信达”)实现了对信达财险的控制权。迄今为止,信达财险先后发生9次股权变更事件,其中7次成行2次未果。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不断的股权变动,其国有属性不断强化。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2年是“十二五”规划的第二年,也是中国保险业“十二五”规划承上启下的一年。这年,保监会于2012年6月出台《关于鼓励和支持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保险领域”,并首次规定“对于符合条件的民营股东,在坚持战略投资、优化治理结构、避免同业竞争、维护稳健发展的原则下,单一持股比例可以适当放宽至20%以上”。

  根据保监会2012年12月20日披露的资料,信达财险股权变动与此有密切联系。

  批文显示,信达投资和中经信分别将所持有的信达财险2亿股和1.1亿股悉数转让给中国信达。转让后,中国信达持有信达财险5.1亿股,占比增至51%。信达投资和中经信两家从此退出股东席位。

  10天后的12月31日,保监会另一则批文显示,同意信达财险注册资本由10亿元变更为30亿元,而此次增资伴随着重庆两江新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江集团”)、台州万邦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州万邦置业”)、联美控股(600167,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美控股”,600167.SH)等5家新股东的进入。此时,信达财险的股东由11家增至16家,中国信达实现绝对控股,小股东的占比则更加分散。

  随后,信达财险的股权变动陆续而来。根据保监会2014年7月披露的批文显示,其第二大股东两江集团将所持有的信达财险4亿股转让给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两江金融”)。受让后,两江金融持有信达财险4亿股,占比13.333%,两江集团全面退出。

  但仅过2年时间,2016年7月,两江金融首次挂牌欲出清信达财险4亿股股份,转让价格为“面议”,但该交易未实现。

  2个月后,也就是2016年9月,台州万邦置业将其持有的信达财险1.25亿股转让给中国铁建(601186,股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铁建”)。转让后,中国铁建持有1.25亿股,占比4.17%;台州万邦置业仍旧持有信达财险7500万股,占比2.5%。由此,中国铁建进入成为新股东,信达财险股东数由16家增至17家。

  从2016年年底至今,信达财险股权变动未停歇,前五大股东顺序大洗牌。根据相关公告,2016年12月底,中国信达将信达财险12.3亿股,占比41%,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最终由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通过竞价方式取得,转让一事于2017年4月获得保监会批复。由此,深投控成为信达财险第一大股东,而中国信达仍旧留有3亿股,占比10%,由实际控制人退位成第三大股东。

  紧接着,中国铁建继续接盘台州万邦置业被拍卖处置的7500万股股权,并在2017年7月获得保监会批复。中国铁建的持股比例由此变更至6.667%,上升为信达财险第四大股东,台州万邦置业这次彻底退出。

  而继2016年7月挂牌出售信达财险4亿股股份(占比总股份的13.33%)无果之后,两江金融在重庆联交所于2017年9月再次挂牌出售,此次成功由信达财险第五大股东联美控股以6.5亿元拍得。联美控股原本已经持有信达财险6%股权,加上此次4亿股份,合计持有信达财险股份达到5.8亿股,占比19.33%,若获得保监会的批复,其将成为信达财险的第二大股东,由财务类股东变为战略类股东。

  此外,小股东航天科技(000901,股吧)财务在2017年11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谋求转让信达财险5000万股股份,但目前尚未有接盘者的消息披露。

  因前述实际控制人和第一大股东变更,信达财险更名为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任财险”)日前获保监会批复。

  对于信达财险更名一事,信达财险董秘倪自团称,“相关情况将在‘新品牌’发布仪式上统一公布,现在不方便透露。”

  大调整进行时

  需要注意的是,信达财险原实际控制人中国信达,由国务院财政部持有其100%的股权。而目前的控股股东深投控,是深圳国资委的全资控股公司,即信达财险的实际控制人变为了深圳国资委。

  象聚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许建坤认为,单从深投控来看,作为一个投资公司,在对信达财险业务开展上并没有突出的资源优势,可能会在后期投资上相对更加灵活和略激进些。

  信达财险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控股股东的调整、原股东的增持,为信达财险未来发展,引入更多市场化资源,以及体制机制的转型空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副主任朱俊生认为,目前保险市场产权交易改革方向应值得深思,从一家国资换到另一家国资,其实产权结构无本质的变化。

  “我认为应高度重视保险市场的产权制度改革,对国有保险公司实行产权改革。保险市场发展最重要的制度基础就是分立的产权制度。只有具备分立产权的制度基础,险企才能够学会‘长大长强’,而不是‘做大做强’”。朱俊生说。

  伴随着多年的股权变动,信达财险的经营业绩也是起伏不定,从数据表现上看并不理想。

  公开资料显示,信达财险2010~2012年亏损额接连攀升,分别为1.06亿元、2.44亿元和3.71亿元,随后因2012年年底增资之后,2013年~2015年,实现三年小幅盈利,净利润分别为0.03亿元、0.21亿元和0.23亿元。2016年,信达财险又再度陷入亏损,净利润为-2.3亿元。数据显示,信达财险自成立至2017年三季度末,累计亏损已达10亿元以上。

  对于信达财险新任党委书记李东明此前表示的“转股转制转型”任务艰巨,倪自团认为,“从保险行业和财险市场看,商车费改不断深入,2017年年中的第二次商车费改进一步下调了费率浮动系数下限,扩大了保险公司的自主定价权,使得车险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保险巨头的成本优势日趋明显,中小险企面临着产品同质化、成本高、理赔高、市场份额低等相对严峻的经营挑战,借助第二次商车费改动力转变自身发展模式、培育健康发展能力成为我们的重要问题。”

  倪自团指出,从经营管理上看,公司的“转股转制转型”是一个较为复杂的系统化工程,从品牌整体更名到战略规划的重新制定、业务领域的扩展等等,既要保持稳健过渡,又要谋求发展。在立足传统业务不放松,提质增效、做精做强的同时,还要在科技保险等创新业务上创出特色,服务于国家产业转型升级和深圳城市发展战略。

  倪自团进一步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变更后,在新的领导班子的有序经营下,公司各项经营指标全面向好,资产结构逐步优化,保费规模稳中有进,发展态势良好。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信达财险“下嫁”深圳 反身更名“国任”》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