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国研中心隆国强:经济全球化下大国要有塑造机遇的意识

2017-05-20 09:46:14 和讯保险 

  和讯保险消息 由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CCISSR)主办的“2017年第十四届北大赛瑟(CCISSR)论坛”于5月20日在北京大学隆重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经济全球化的风险挑战与应对策略”。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就全球化的发展发表了精彩的主题演讲。隆国强认为,主动捕捉全球化带来的新的机遇非常重要,危机确实带来了很多冲击,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有塑造机遇的意识。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

  以下为隆国强发言实录:

  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好!非常荣幸回到这里,20年前毕业以后第一次回到这么漂亮的演讲厅,首先祝贺赛瑟论坛,今年这个主题特别好,经济全球化的风险挑战与应对策略。

  大家已经观察到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金融发展出现了失速、失衡,特别是过去的一年,一直主张经济全球化的英国、美国出现了逆全球化的很大的声音,直接影响了美国和英国的政治格局,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影响这些曾经是经济全球化领导者的国内政治格局和经济政策,进而影响到全球的经济全球化走势。

  在这个时候我们来讨论经济全球化一系列的问题,我觉得特别及时。虽然这个话题是经济全球化的风险,我个人想从机遇角度来讲。任何情况下机遇和挑战是一个互利的两面,机遇里面蕴含着挑战风险,反过来风险当中也有很多机遇,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叫危中有危,这是我们现代人的诠释。

  在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经济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过去30多年快速发展得益于对内的改革和对外的开放,在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一方面防范风险带来的影响,另外一方面要主动捕捉全球化带来的新的机遇。我想讲三点:

  第一,对中国现在牢牢的把握新经济革命带来的机遇。回顾一下人类发展的历史,重大的技术革命并不常有,经济学者所谓的长周期,长周期的背后是重大的技术革命推动。今天我们面临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技术革命的浪潮,除了信息技术以外还有新材料、新能源、航天技术、生态技术等,可能信息技术革命这是一个最大的技术点。

  如果把我们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划分一下,2000年以前是农业革命,人类的人口数量大规模的增加,农业革命对人类的演化是一场了不起的改革。300年前有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和农业革命是划时代。当年中国作为一个所谓文明古国,今天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隐含了历史上在很长的时间实践中,我们是世界最发达的经济体,尤其我们在农耕文明的时候,我们是最发达的农业体。

  乾隆盛世的时候,我们在GDP的比例占全球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一些,比今天的美国占全球的GDP还要高,美国现在24%、25%左右。1793-1840年爆发了鸦片战争,后来鸦片导致了冲突,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一路滑落。我们从洋务运动开始到戊戌变法,咱们在很多历史运动中居于思想的发源地,居于核心,一直到改革开放的今天。

  你说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在补工业化的课。尽管中国今天是世界上第一大制造业大国,按增加值来算。但是我们在传统工业制造领域技术和先进工业的差距或多或少存在,有的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现在还在补工业革命的课,今天我们碰到的是新一轮的课,信息革命。

  这也是一个跨时代的革命,如果我们仔细看过去的10年,我们身边发生的重大改变,我觉得几乎所有的重大改变,生产生活领域的都和信息技术革命有关系,甚至说美国的大选,西方世界出现了反全球化的思潮,西方的那些专家与我们交流的时候,无一例外的提到和信息传播有关系。

  特朗普是推特竞选,推特直播,传播的方式是自上而下,统治阶层在上面,占领信息优势,主流社会通过电视、媒体这些传统的传播方式,把主流的意思、主流的声音传播给社会。信息化以后,他对信息的传播是水平的,是自下而上,自上而下,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媒体。

  在传统的信息方向对全球化所谓失败者、受害者,他们的声音发不出来,只能在小圈子里抱怨。有了信息之后,这些声音开始放大,所以出现了反精英,反传统。这些声音就会影响,我们看到黑天鹅事件,英国脱欧,之前大家认为不可能,按照传统英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加入欧盟对他来说利大于弊。

  美国选举事后我们跟这些精英交流,他告诉你特朗普最大的就是不确定性,意思是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些传统的精英不在特朗普的圈子里面,带来的是不确定性,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信息传递改变,信息时代的到来,你会看到从我们生活,包括大家网购,这个影响很深今天讨论工业4.0是工业产品,带来新的产品新的技术。现在讲工业4.0的时候讲生产智能化、平台化都和信息技术有关系,和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有很密切的关系。

  我个人认为,信息技术革命是一个跨时代的革命,对中国工业化追赶的过程中,已经追的不错,追的很成功的。一方面我们要追赶,一方面要重视信息化带来的重大机遇。今天我们讨论风险,从国家层面来说,再次落伍是最大的风险,在信息化本身当中,大家享受信息化的好处,信息的保护这也是全人类的挑战。

  美国人在调查特朗普的推特,这就是一个信息安全问题。以后整个我们的世界物联网,那些恐怖分子,黑客不用打仗,他可以让你的电站停了。科技带来了极大的成果,也带来了很大的风险,人类都在想办法。

  今天为了防止信息泄露带来的不安全,各国都在说怎么能够通过政府和企业的合作,通过技术的进步和归置,我们制订了《信息安全法》,信息的跨境流动本身也是一个双刃剑。我们会看到今天数据本身变成了非常重要的资源,谁掌握了技术谁就掌握了非常重要的竞争力。

  数据本身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更不用说数据的跨境流动,必须把你的服务器,把你的云放在中国,你超过1000G必须要申请才可以出去。不能在外国有一个云,在中国一个云,怎么办?带来很多问题。信息技术本身我认为是重大的机遇,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个企业,甚至我们作为一个大学必须要抓住这个机遇。我们作为一个智库,科研的手段变了,成果的传播也变了。我们真的必须要看到信息时代带来的战争。

  第二,在全球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有很多挑战。全球性的产业过剩,贸易主义抬头,尤其对中国来说,我们原来传统的比较优势是劳动密集,都加入出口导向的求竞争。我们的优势在削弱,升级面临“前有虎,后有狼”一系列的风险,加上全球资金跨境流动,每次美元升值的周期都伴随金融危机。大概10年一个周期,走弱的时候走信息经济体,走强的时候全球大量开始撤出。80年代墨西哥的危机,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都和美元变化有很大关系。观察到过去的那个点,包括中国这样经济前景很好的,也面临资金大量留出的压力。

  加上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全球经济充满了风险,我们还要看到在后危机或者危机以后有很多机遇,对中国来说,引进来、走出去都有很多战略性的机遇。对我们来说,我们进入新常态,整个经济新动能要靠结构升级和创新,和当年快速工业化追赶,农民劳动力从农村节忙出来,进入到城市,进入到工业。

  今天我们怎么能够把创新激发出来,怎样推动我们的产业升级?首先是人才向中国的汇聚,我们没有一个口径计算留用了多少人才。中国有一个特色就是出国留学,2004年的归国留学的2万人左右,去年(2016年)回来了4000万,我们还有大额的跨国公司高管,这些都是人才流向,对我们创造创新性国家很有益处。我们看国内企业,不论是国企还是民营,创新搞的好,你看他的核心团队基本都是在跨国公司或者海外留学经历。

  引进还有其他的,跨国公司更加高端的产业活动,包括研发中心,高端的制造,一些先进的服务业向中国转移,适应市场的变化,不是它本身为中国创新做贡献,因为你的比较优势变化,对华投资的内容发生了变化。这些东西,跨国公司对中国的投资,也是中国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的组成部分。

  从走出去的角度来说,危机也有很多新的机遇。一方面我们会看到很多中国国内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获取了先进的技术、研发能力、品牌和销售渠道,这是对我们产业结构升级、竞争力升级极具深远影响。危机之后在美国、德国并购了8家企业,这些企业都是汽车电子行业引擎冠军,现在变成了汽车行业的领军企业。

  包括德国最近对中国很谨慎,在德国买的汽车电子公司,本来那个公司给奔驰、宝马配套的,当时是2001年并购,这个公司销售额只有3亿多欧元,2016年销售额到了13亿,5年翻了好几倍,他说我最重要的就是把他的技术和中国的市场对接。

  3亿欧元的是一个中小企业,他没有本事来开拓中国市场,而我们的企业并购以后,我们看了他的技术,看上了他的品牌,中国有一个最大的汽车市场,我们可以把二者整合起来。

  我们看过去的这几年发生了很多变化,大的河北企业,河北钢铁,大家说河北钢铁都是傻大黑粗,河北要减产甚至要停产,前两年并购了瑞士一家钢铁销售企业,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有销售网点,现在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钢铁跨国公司。全世界100多个地方有全球的销售网络,你让公司自己建要花多长时间,要投多少钱。

  危机确实带来了很多冲击,对我们来说有很多机遇。除了这些并购以外,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的企业可以到全球按照不同国家的优势去设计,特别是利用别人的研发资源。华为是中国的大企业,华为的研发主体在国内,他在很多国家设立了研发中心,都是有目的的。他到莫斯科建了研发中心,用了俄罗斯最优秀的算法方面的技术。俄罗斯的算法是全世界最强的,他去硅谷在美国IT技术的前沿利用他们的技术。无论自己研发或者,确实要看到风险,风险有很多,其中有很多机遇。

  第三,作为一个大国要有塑造机遇的意识。全球经济的走势,有一个客观的现实。一个国家的能力不能改变,我们会观察到即便有一些不能改变的东西,还是有很多可以改变的自己外部环境,对大国和小国来说不一样。

  小国不在人多少,而是你对全球的影响力大小,你的经济、政治有影响力。我们曾经是一个经贸小国,你的影响力有限。我们怎么分析有什么机遇,怎么抓机遇,今天我们中国人再来看世界,视角要有一个拓展。

  我们研判机遇,还要有一个思路我们怎样创造机遇。为什么?因为今天我们变成了一个经贸大国,我的一举一动甚至我的一个号召,都会影响外部的环境。对中国来说,过去是借势,现在则有造势的可能,两只手都可以做。

  作为一个大国我们要做这个事情,做的过程中一定既利他也利己,我们做的好就是对全球智力做贡献。对外说我们对全球贡献了智慧,是一个新型大国负责任的体现,同时也是我们把自身的占有力蕴含在其中。

  刚刚开完“一带一路”的峰会,“一带一路”就是一个特别好的典型,作为一个新兴大国我通过“一带一路”的倡议推动全球化往前走,我们有很多中国智慧,我们倡导、开放、合作、供应这些理念,共商、共建和美国超强时代的全球化不太一样。

  有人说全球化进入4.0版本,我个人并不认为,真的把全球化清晰的划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运用好自己的影响力可以为全球化做贡献,也可以给自己创造机遇,“一带一路”特别典型。

  在全球化走在十字路口的时候,美国人作为一个大国,他还是一个超级大国,任何一个国家要想改善他的影响力很难,美国有孤立的传统。

  一战刚结束的时候威尔逊总统提了一个倡议,大家很高兴的加入了国联,最后美国国务会把美国否了,其他国家加入了,没有加入。当时主流的声音在议会孤立主义占上风,美国真正走到世界的前面是二战以后。

  现在大家看起来川普带有政治色彩,我个人认为可以追溯到孤立主义传统。美国不愿意承担领导者,国际社会很紧张,主流的声音,大家认为经济全球化是好的,大家希望维持经济全球化的大局。你会看到习主席在达沃斯的会谈,中国的大门不会关上,我们会继续维护国家全球化。

  我们开“一带一路”峰会的时候,万国来朝,我参加了全球论坛,我们和发改委共同主办了一个会议,20多个领导,几百个干部,大家觉得这里面会有机遇,争先恐后希望搭这个快车,因为“一带一路”很多互联互通、产能合作带来了很多新的机遇。

  这里面我觉得体现出了当中国从以往的一个经贸小国变成一个经贸大国,我们有可能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所谓的外部环境就是机遇多一点,挑战少一点,可以创造机遇。

  今天作为一个大国的工作人员,大国的学者,学生到你们这一代中国更强大,从今天开始我们树立一个新的观念。大国的国民应该怎样思考这个国家和世界的关系,要有自信,要有责任,这个责任不仅仅我们自己国家的责任,也是对全人类,对维护全球化的大局,改善全球治理的责任。

  我们慢慢学会做一个大国,用我们的智慧,用中国的综合实力来引导全球,建成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类未来,这是我们面临全球化一些重大的结点,我们必须有新的视野,新的理念。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国研中心隆国强:经济全球化下大国要有塑造机遇的意识》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