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邢茂华:职业年金有效运营制度保障的关键在于完善委托代理制

2016-12-24 16:53:20 和讯保险 

  和讯保险消息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发布式在京召开。本届会议以“年金制度深化改革与道路抉择”为主题,邀请部委领导、金融机构、学术单位多位专家发言,同时发布《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太平养老保险公司助理总经理邢茂华出席并讲话。

邢茂华:职业年金有效运营制度保障的关键在于完善委托代理制

  太平养老保险公司助理总经理邢茂华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感谢课题组给了我们太平一个课题的机会,能够参加今天的论坛。刚才会务组提醒我,今天的会议严重超时,让我控制在10分钟之内,我尽量讲一讲。

  职业年金对照企业年金来讲是一个新的领域、新的课题,像我从事企业年金大概七八年的时间了,对于职业年金我也是一个新兵,确实在现实中面临一些问题,我也是一头雾水。刚才我们江西社保中心的蔡主任,从职业年金的角度,在省级操作层面遇到三个主要问题和困惑跟大家谈了一下。这次课题组给我们安排的是职业年金治理结构的问题,确切的讲在职业年金有效运营制度保障的关键核心是什么?

  我们认为在于完善委托代理制,关于委托代理制,我们这个基金办法有一个比较核心的角色,就是代理人,代理人在企业年金制度里是没有的,我觉得它是一个混合的角色功能,既代表委托人的权益和利益和责任,还有受托人的角色,还有帐管人的角色,我觉得可能把我们专业的受托人有一些投资监督、大类资产配置,这块拿到我们专业的机构,真正对帐户的日常管理,还有一些政策层面应该把握的,还是由我们代理人来做。

  我现在评估一下,目前我们职业年金的推动情况,我有一个比较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上午大家也说了,企业年金规模太小,职业年金是推进太慢。在座的也是部社保中心的尹书记和发运处长都在,不知道我这个评价对不对。再一个热情的专业机构,冷静的政府经办,我也是全国访问了有20几个厅局有一个感受,我们职业年金对照企业年金来讲政策性更强,政府参与把控的力度更高,刚才江西蔡主任从现实运作的角度,对照我们企业年金来讲非常复杂。

  总结了一下,在顶层设计方面应该是政府主导、制度先行、机构参与、市场运营的模式。我觉得从顶层设计来讲没有问题,企业年金运作了十年了,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经验,完全能够为我们职业年金而用,而且专业机构的系统、人员确实可以给职业年金有一个很好的助力,特别是可以让我们职业年金少走弯路。我觉得这里面有个最核心的,就是代理人的角色怎么能够体现出应有的意义。一个就是既要把政府主导这件事情做实,又要力争去行政化,把我们整个专业机构的能力和能量都发挥出来。各地的部门都在积极行动,有一些方案的设计,还有系统,也邀请了我们专业机构参与。

  比如像人社部社保中心也是全国的试点,先期也邀请了像太平,专业的机构,受托人、投保人、帐管,都进行了模拟的系统运营测试,在系统层面没有问题了。现在可能更多的我觉得是面临操作之前政策的更明晰,包括蔡主任说的,有一些操作中的障碍,还有政策的空白点需要明晰。

  我大概总结了一下有几个方面,刚才蔡主任说了,就是帐户做实和做虚的问题。国家发的文件也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有了规定在操作层面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现在有的省财政状况非常好。想全省、全市范围内全部做实,那么以后会不会有做实的省还有做虚的省,像我们国家人事干部管理体制,这次人群三千多万都是体制内的,无论是机关单位还是医疗卫生这些事业单位,都是我们体制内的。

  以后这种调度可能会有从做实的省调到做虚的省,他是带着做虚的帐户过去。还有从做实的单位到做虚的单位,所以以后运作中会遇到很多问题。当然从更理想化的角度来解决,就是一次性做实,可能会面临着地区性的财政支付转移,那么中央财政问题。而且说白了,当年全部做实没有问题,实际上按照8%政府缴4%个人缴,个人缴费从2014年10月份就开始缴费了,目前积累的总量也就1000多亿,如果起步中央财政拿出1000多亿,一次性当年做实也没有问题,关键是延续到以后每年,包括投资收益敞口的扩大,可能以后财政支付的压力和能力确实也是一个考量。

  另外,这个政策我觉得需要相关部委、相关各省的协同和协调,我们在各省之间推动了这种时间和效率,比如说2017年上半年有做实的几个省,下半年还有做实的几个省,我觉得从前两年的职业年金推动情况来看,我觉得也需要政府的强力介入和强力的推动,就是在中央层面可能要协调,像财政部、税务总局,包括人社部牵头要搞一些强烈的推动举措,做好这种协调。

  第三个刚才也提了,就是合格帐户的统一估值问题,包括记账利率和实际利率之间的差额。这个也会遇到人员随着帐户转移,在不同地区、不同帐户组合之间投资收益不同带来的心理状态和地区不平衡的问题。像我们企业年金都会遇到,一个企业里面会十个八个组合,不同的投资收益,还有末位淘汰、激励机制,这个我觉得以后各省之间也会对比。江西统一估值达到了7%、8%,可能北京、上海达到了5%、6%,这个差距以后肯定存在,因为目前还是以省为单位的。

  第四是职业年金待遇支付的纳税问题。过去我们国家几个部委出台了一个文件,关于企业年金待遇支付纳税的问题,这个在实践中实际存在一些问题的。比如说北京市国资委管企业 ,有个领导,到了退休年龄,帐户积累100多万企业年金,还是不小的数目,但是对照这两年北京房地产的增值来讲微不足道了。按照原来的税制来讲40%左右纳税了,企业的税务主体是自主经营,以后做职业年金,职业年金的资金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央财政,实际是税收转化成财政收入交的钱,接着待遇支付又纳了一部分税,我觉得重复纳税的角度可以考虑。

  所以我觉得下一步职业年金在全国推广之后,包括企业年金在内的待遇支付的纳税体系,有可能会带来比较乐观的改变。

  另外,通过这次职业年金的开拓,很多我们长期在机关事业单位,不同用工制度、人员待遇的问题,实际都暴露出来浮于水面,在一个办公室,过去感觉到大家都是同工同酬,突然发现你可能不在这次国家财政拨款给你做职业年金这个资金待遇的受益人群,可能你就是另外一个人群。这个大量存在我们大学、科研院所、医疗事业单位更加明显,当然我们政府机关也有一些编外人员,就是这些人员的职业年金的资金来源,以后我们纯公务员可以税收空帐也保证,实帐政府有拨款,现在没有这些身份的人员他们以后这个实帐如何保证也是一个问题。

  所以说,人员定位来讲,有的省很简单,我不能把人社厅、社保中心负责给你各机关事业单位定人的性质,他都要求当地的编办汇集各个单位,你明确之后通过编办报给我,也是一个方式。

  最后一个,我们现在专业机构做了这么多年企业年金,实际要吸取企业年金起步时的混乱局面,当时有一段时间市场是恶性竞争的,包括一年帐户收5块钱,受托费是0,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就是说从起步就没有良性的循环,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专业性的养老金公司发展的有一段非常艰难的积累,通过管理费积累的不足,我觉得还比较乐观来讲,这几个先发的养老金公司都挺过来了,从我们太平,还有泰康、国寿等等,管理费的收入也都3亿以上了。

  所以,我也建议怎么能够优化固定好我们代理人以后在职业年金这种管家和枢纽核心的地位,就是起步从一个行业大的前瞻性,规避这种恶性竞争和过度垄断,实际过度垄断和恶性竞争最后后果有三个情况:第一是不计成本,这会影响到我们以后对这个帐户、对这个计划组合服务管理的不确定性。另外,如果长此形成局部的管理人次的垄断,也不利于管理人的更替和优化对比和选择。总而言之,职业年确实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也是我们国家治理结构顶层设计很重要的一环,也是更加完善我们第二支柱一个重要的手段。以后可能随着第二支柱的完善,我们在机关事业单位的人员向企业流动就很自然,第二支柱衔接的也很密切,虽然任重道远,但是我们还是很有信心。

  谢谢!

(责任编辑:李艳霞 HF07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