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叶蓬:当前企业年金投资核心问题在于长期资金VS短期化操作

2016-12-24 13:17:47 和讯保险 

  和讯保险消息 2016年12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发布式在京召开。本届会议以“年金制度深化改革与道路抉择”为主题,邀请部委领导、金融机构、学术单位多位专家发言,同时发布《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叶蓬出席并讲话。

长江养老叶蓬:股权类投资和另类投资占比不断提升

  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叶蓬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我们这个课题是关于企业年金投资范围扩大的建议和设想,这是郑教授这里的分报告,应该是我们苏罡总经理牵头的,因为他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也害得手册上很多同事被动的跳槽了或者降职了,非常抱歉。

  前面很多提到的或者是其他分报告里有的,我就不再这里班门弄斧了,谈一点我们作为投资管理人机构的设想。我们看到从2013年以后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的领导下,企业年金的投资范围也是在不断拓宽,包括我们过去讲主要是集中在债券和股票,就这两张牌。2013年23号文放宽了很多,也感觉到人社部非常的睿智,过去我们说2014年、2015年的收益都非常好,跟投资范围的拓宽也是有密切关系的。包括在养老金产品,还有试点的股权和优先股的投资方面。

  我们这张图简要比较了一下在企业年金、全国社保基金和保险资金投资业绩最近这些年的变化情况,我们看到各自还是有比较明显的特征,跟资产配置、投资范围都是有相关性的。

  年金的特点固收类占了很大的份额,实际上在权益资产总体的配置还是比较低的,非标市场起步比较晚,目前的占比不到10%。

  从必要性这个角度也没有必要多说了,首先从投资组合来讲,肯定是拓宽的范围有利于分散风险,实现更好的风险收益的特征。再一个,我们一直讲企业年金是作为养老金具有长期的稳健性,对于资本市场来讲应该是一个稳定器,但是不管从总的规模还是从投资的长期性来讲,还没有完全体现出它的特征来。从供给侧角度来讲,我们希望长期资金与实体经济相结合,还是对经济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包括提高整体的投资效益,还有发挥机构专业的优势,这方面都从投资范围的扩大能够更好的体现。

  简单过一下,前面童总也提到,包括美国的401K,加拿大的股票投资也占了很大一块,日本从以前国内的债券为主,现在逐步的向股票、海外投资增加比重。韩国的一个趋势也是从债券向股票扩大。

  另外可比较的,全国社保投资基金投资方面做的非常优秀,从长期股权投资占比来讲我们也可以看到明显的增长趋势。另一个可参照的是保险资金,保监会在这方面也是非常贴近市场,也是非常有前瞻性,风险收益特征也跟保险资金的收益需求非常的切合。过去这些年,在投资的配置方面,特别是在股权类的和另类投资方面,整个占比也是不断的提升。

  简单来看,从国际来看,正如前面专家总结的,我们在投资品种上面可能是由固收类向权益类的比例在升高,包括投资领域来讲,国外的很多养老金也是进行全球化的配置,这样也是分散风险提高它的风险收益率。从国内可比较的话,全国社保基金和保险资金的投资范围和渠道都是比目前的企业年金范围更宽一些,我觉得这些可以作为我们的借鉴。

  从目前企业年金投资我们看到的局限性,我个人认为一个核心的问题还是我们长期的资金短期化的投资操作,包括短期化的评价,虽然我们讲这个年金目前总体上处于积累阶段,资金的时间长度也是比较长,但是实际上在操作当中,包括外界对它的评价经常是非常短期化的进行评价。

  我们觉得可能面临的核心问题,包括比如说个人投资选择权的缺乏,因为我们现在还是以企业为单位,由企业作为委托人来进行委托,然后由这个机构进行操作。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实际上受托人这个角色在资产配置过程中他的职能经常比较缺位,很多都是以委托人比较短期的想法来看待这些问题,也包括我们委托期限机构都很清楚,长的最多签3—5年,短的一年一签,这样必然使投资管理人的行为短期化。包括招标、对他的评价,很多是以年度或者季度进行评价。这些都会对长期资金投资的特性造成一些困扰。

  从监管角度来讲,我觉得也是用心良苦的。目前我们还是以数量化的监管为主,包括投资的范围、品种,包括对单品种的比例做一些限制。实际上对年龄不同层次的受益人来讲,对风险的偏好或者承受能力差别很大,现在这些企业不管是集合计划还是大的企业做单一计划,把25岁和60岁的人放在一起,那么风险承受度应该差别很大,但是在同样的投资策略下很难做到把长期资金做长期化的配置和考虑。

  我想下面生命基金这个主题可能大家也会探讨这方面面临的问题,所以我们从投资范围扩大的角度,也是为了能够体现企业年金作为养老金来讲追求的长期、安全、稳健的收益,那么投资范围的拓宽有助于做好风险收益的管理。

  有几个方面的考虑,当然从监管的角度,监管者的智慧和开放的心态非常重要,能够像过往一样不是跟着市场走,而是站在年金特性的角度,能够引导和推动市场的发展。

  第二方面是投资管理人的能力和态度。本质上来讲,作为投资管理人是否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心态来做好扩大投资范围,就是过去不熟悉的事情做好,这也是对放开投资范围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还有投资市场的变化和未知,放开投资范围必然会涉足一些我们过去不了解的领域,包括对风险的历史把控还不是太熟悉的这些方面。

  最根本的一点还是要看受益人对投资收益和风险的认知,这个认知程度越高才有可能做资产配置和投资品种的选择,能够做长期的考虑。

  所以,我们的建议,结合刚才几个方面来讲:从监管的角度来讲,我们建议借鉴保监会对于保险资金放开的程度,包括全国社保对于资金的范围和品种放开的步骤,逐步的做一些投资领域放开的安排。

  从投资管理人的能力和态度角度来讲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必须要从过去信息比较充分的投资品种向信息不对称、不充分的领域延伸,我们过去不管是债券还是股票,多半是二级市场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本身的价格就反映了它的风险收益水平。但是深入到比如长期的股权投资,或者大宗商品,或者其他的领域去,基础设施相关的领域,可能这些信息是不完全对称的,这个对管理人的能力是有一个更高的要求。

  再一个从高流动性向低流动性品种的延伸,你要获得长期的风险溢价,必然对流动性有不同的要求,这样的话,跟养老金长期的属性可能会更好的匹配。

  再一个从战略资产配置的角度深化资产管理的价值链。

  还有从投资管理人的角度与资产的关系,过去更多是在现有市场上选择品种,未来可能需要投资管理人和资产之间有更好的互动,就是说除了选择二级市场资产,还需要主动为养老资金匹配我们的资产。从投资市场变化未知的角度,我们知道从国外的养老机构来讲多半是进行全球化的配置。

  一方面从分散风险获得更好收益的角度,另一方面中国经济的L型角度,或者长期放缓的趋势,我们光靠中国的资本市场,从一定角度来讲,也不能完全为我们养老金的保值增值提供支撑,我们也可以对一些新兴的、发展更快的国家,或者对传统的市场更成熟的国家进行资产的配置,这样的话,一定对我们风险收益水平有提升。

  关键的关键,我觉得还是整个对于受益人本身对风险收益认知相关的,所以我们建议也是可以尝试逐步放开个人的投资选择权,因为这是很多做配置的角度必须考虑的因素。避免不管从委托人还是受托人还是托管人的角度目标的多元化,这样很难做长期资金的配置。

  另外一个角度,对投资者教育,提升受益人长期投资的意识,也是非常重要,因为现在很多都是以公募基金的模式去判断和考虑问题。

  还有包括在会计制度方面,我们知道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大家对整个会计制度准则的一方面也有很多的诟病,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过度反应,我们看刚才的收益率,在2008年和2011年整个行业收益率是负的,但是并不是亏钱了,只是按照当时的会计制度显示当年是亏损,但是资产长期来看是能够带来收益的。正好国际准则9号,我们2018年要用新的准则了,所以可能相配套的东西都会对我们资产配置也好,或者长期的投资品种的选择也好,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我就简要汇报这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李艳霞 HF07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