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意资产总经理甄庆哲:知足才能确保险资安全

2016-02-12 05:30:00 中国银行保险报  丁萌
  对于中意资产总经理甄庆哲来讲,把握公司开展业务的边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甄庆哲回忆起去年年中上证指数达到最高点时的情形:“从(上证指数)上了4100点我就开始担忧了,由于已经突破了风控上限,我天天往交易室跑,天天问我们的交易主管,市场怎么样?什么时候撤出来?”随着股市继续上涨,甄庆哲认为这已经不符合逻辑了,要求权益投资部门减仓,从累计涨幅最高的股票开始减。第一波下跌后,股票类资产仓位仍然不低,甄庆哲当时很着急:“我说我是做保险资金的,剩下的涨幅再有20%或者30%,我不要了行不行?有,我也不要了。”

  在甄庆哲看来,保险资金一定要懂得知足才会不出事:“因为你的目的是覆盖负债、给公司一定的长期盈利。”甄庆哲以“卖出期权”来理解保单的特性,“卖出保单实际上是保险公司增加了负债。”由于目前保险市场大部分业务是分红险,公司能够留存的利润很少,所承担的风险与收益并不匹配。“下行风险全部由公司承担,而上行获得的收益三七开,与纯保障产品相比,分红险的盈亏是不对称的。”

  这样知足、知边界的思路,甄庆哲还谈了不少:境外买楼——暂时不会重点参与,因为目前在境外不动产投资方面经验和实力尚不足以控制业务风险;银行不良资产暴露出现的机会——暂时不会重点参与,因为自知在相应操作层面比如法律以及抵质押处理等环节能力不是专长,还需时间建设;房地产项目——不全面考察,因为信息获取没有优势……甄庆哲认为,由她掌管的中意资产的发展方向不是所谓“做大做强”,而是一点点打造投资能力。而这其实与中意资产股东方的背景和文化有关,在她看来,决定这种发展思路的,就是血统——来自欧洲的传统的风险管理专业思路与国有骨干企业的责任感相结合得出的结果。

  《中国保险报》:目前,中意资产受托中意人寿管理的资金大概有多少?

  甄庆哲:我们目前受托管理的中意人寿的资产大概有400多亿元,总共管理1000多亿元的资产。

  《中国保险报》:在中意资产的投资管理工作中,最突出的状态和特点是怎样的?

  甄庆哲:中意资产有自己独特的投研体系和风控流程。以我们的投资管理系统为例,和市面上常用的投资管理系统不同,中意资产投资经理的任何表现,系统都能够跟踪,包括买卖始点的状态、归因分析的结果、回撤率控制等。投资经理的仓位权限不是根据策略判断来设定的,而是由归因分析计算得出。中意资产的投资组合月度会上,每个组合都会根据系统生成50多页的报告,内容全是数据和图表,并且报告内容每天更新,投资经理本月的表现一目了然。根据这些报告提供的信息,我们能够看到每个人的投资特点。有的组合经理仓位调整和控制能力很强,有的组合经理个股表现很好。针对这些信息,我们给不同的组合经理不同的投资权限。

  《中国保险报》:中意资产这些年投资收益水平怎样?在股票市场的投资情况如何?有哪些偏向?如何看待其他保险机构举牌上市公司的动作?

  甄庆哲:去年,公司综合收益率较高,高出行业平均4%左右;从历史来看,账面收益率高出行业平均水平40-50个基点左右。从各类资产的配比来看,固定收益类投资占绝大多数,权益类投资比例较低,整体上资产配置较行业平均水平要稳健。这样的配置比例除了外方股东理念的影响之外,也是我们通过测试得出的结果,包括对于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偿付能力的压力测试等。我们根据不同组合的特性去进行投资管理,分红险、长期险、资本金以及我们管理的中石油的养老金,资产配置的比例是不一样的。其中,养老金在整个资产中占比很高,由于都是在员工退休后转到中意资产进行管理,因此这一类资产配置到权益类就更低。

  对于其他保险公司举牌上市公司,我认为这与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有关。保单特性决定着公司的负债结构。风险资本盈余的多少也非常重要。一般来说,能够比较大规模举牌上市公司的保险公司至少应该有充足的偿付能力,或者资本补充能力很强。

  《中国保险报》:在资产全球配置方面,重点在哪些方向进行投资考虑?

  甄庆哲:我们考察了一个以色列医药方面的股权投资项目。另外,在去年6月行情下跌后,我们就主动做了全球配置。目前4亿多元QDII的额度已经用完,主要投资点心债等债券。由于人民币贬值,一些资质很好的债券相对便宜,加上汇率的变动,因此收益还不错。

  《中国保险报》:如果要举牌上市公司,你会选择哪类投资标的,银行、地产或者大健康产业的企业股权?

  甄庆哲:中意资产肯定会选择与整个中意的保险业务有战略结合的投资方向。对保险来说,投资的方向应该能够获得客户或是获得渠道,比如有客户资源和渠道的银行,或者是医疗健康领域,比如体检中心。目前来看,中意资产投资了银行的股票,但数量不多,因为毕竟银行已经过了一个比较好的发展周期。

  《中国保险报》:在“资产荒”的背景下,怎样的资产是优质资产?

  甄庆哲:优质资产必须安全性比较高——经济调整阶段不应该急于利用杠杆扩张,而是要找安全的资产,从而保证未来即使经济不好也会有比较稳定的表现。此外,一个好的资产应该是未来时代真正需要的行业或产品。

  《中国保险报》:偿二代的推行对于保险资管机构的投资业务会有哪些影响?

  甄庆哲:偿付能力监管的改革对于中意资产的投资来说影响不大,因为中意资产本身就是按照资本风险的方式进行偿付能力管理。我们合并报表也会与忠利集团在欧洲面对的偿付能力监管标准相对应,包括对各种资产进行评估。但是我们会根据偿二代建造模型,寻找最有效边界。

  《中国保险报》:就2016年来看,有哪些新的风险点需要留意?

  甄庆哲:其实现在到处都是风险点。在经济下行阶段,不管是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或者其他风险,都是在一个链条上的。当信用风险出现,就会出现流动性风险。流动性风险过度暴露的话,信用风险也会出现。美国次贷危机出现的时候,欧洲的货币市场基金一天就丧失了所有的流动性就是这样的案例。

  《中国保险报》:目前保险公司也在尝试扮演GP设立各种私募基金。您认为保险公司在运行管理私募基金时,需要做好哪些准备?

  甄庆哲:就中国资本市场目前发展的水平而言,私募投资者在法律基础和资本运作方面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我认为一开始不应该从高风险的项目做起,可以先与其他顶级私募机构合作,购买他们的产品,同时也让我们的人员有学习机会、得到培训。一定是以学习来带动业务,这样会少交学费。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