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行业 公司 专栏 保险数据 专题 养老金
评论 组图 人物 人事变动 滚动 保险股
 
技巧 案例
理财 手册
论坛 百科
聚财 博客
 
加盟 代理人 需求测试 助理赔 少儿险
产品 重疾险 条款下载 养老险 医疗险

杨群:重塑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之间关系

  • 字号
2013年01月23日09:19 来源:和讯保险  作者:杨群

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杨群
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杨群

  企业年金近几年得到很大的发展,但仍然存在面窄量小、覆盖率极低的情况,究其无法发展壮大、能够真正成为养老保险的第二支柱并发挥补充养老作用的原因,是第一支柱基本养老和第二支柱企业年金的关系没有理顺。

  一、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的关系

  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之间的关系,国策是:基本养老是养老保障的基础,是第一支柱,企业年金是基本养老的补充,是第二支柱。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它们之间的关系,实质上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如果把强制性的基本养老看做“政府”,自愿性的企业年金看成“市场”的话。

  在全球老龄化的背景下,几十年来,发达国家在养老金制度建设的调整上,是千方百计引入市场因素,弱化国家作用;整体潮流是:建立一个既有国家提供又有市场提供,既发挥个人能动性又注重企业积极性的混合型体制。

  在各国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如果国家在养老制度中过分注重政府的责任,无疑是把国家作为养老债务的最大承担者,很可能使得政府财务的可持续性成为问题,而注重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制度,实际就是发挥市场、个人、企业和社会作用,否则这个补充性的制度就没有起到真正的补充作用。

  二、 目前在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的关系处理上存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厚此薄彼”

  政府目前在完善基本养老制度建设上花了大功夫,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在对阻碍企业年金发展的关键制度问题上鲜有突破,使得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发展举步维艰,甚至沦入被指责为“富人俱乐部”的尴尬境地。

  政府没有意识到在中国迅速老龄化的背景下,不光第一支柱的普及需要加速,第二支柱建设也刻不容缓了:在整体养老制度的顶层设计中,应利用后发优势,迅速吸取发达国家的经验以及中东欧国家改革中的明智做法,调整养老制度建设举措。

  第二个问题是大包大揽

  体现之一是基本养老设计的目标替代率太高。

  目前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的实际替代率是90%-120%,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制度设计之初的替代率70%-80%左右(上海、北京等特大型城市实际替代率已经连年下降,达到40%左右)。第一支柱目标替代率偏高,在老龄化的背景下,容易引发政府未来的财务持续性风险,我们分别以希腊和荷兰为例,探讨养老责任在何种制度安排下更为妥当的问题:

  希腊第一支柱的公共养老金,替代率达到95.7%,几乎为全球之最,仅次于石油立国的沙特和2008年底濒于破产边缘的冰岛;公共养老金财富总额男达到52.8万,女60.9万,覆盖率达到100%;而希腊养老高福利主要来自于国内借贷和欧盟支援,在老龄化背景下,政府背负的高昂的养老等福利最终使得希腊成为欧债危机中的风暴中心。

  而希腊第二支柱自愿性的私人养老金“职业保险基金”(相当于我国的企业年金),截至2007年,参与人数仅为1.18万人,占劳动人口492万的0.2%,全部资产仅为2460万欧元,占当年GDP的0.01%,在OECD成员国中倒数第一,与同年OECD成员国75.5%的平均值相去甚远。

  荷兰和希腊人口差不多,但荷兰职业年金的参与率高达69.3%,2007年GDP为5595亿欧元,而职业年金资产是它的132%,高达7398亿欧元,从待遇率(是衡量养老金水平慷慨度的一个工具)比较,荷兰公共养老金的待遇率是44%,希腊高达73%,但由于职业年金的存在,荷兰的公共和私人养老金之和的待遇率则高达73.8%,而希腊仍为73%,荷兰的公共养老金支出远低于希腊,但民众的实际退休水平却与希腊大致相同。通过比较可以看出:私人养老金与政府财政压力之间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

  再看美国,截至2010年底,美国企业年金规模达到13.34万亿元(董登新博客:《企业年金是未来养老金入市主力》) ,覆盖就业人口的50%-60%,发达的企业年金极大地弥补了公共养老金水平的低下,也为美国养老金的待遇率做出了贡献,美国第一支柱养老的的财务状况非常好,目前累计余额达2.54万亿美元,为全球公共养老金资产总额的将近一半,半个世纪以来,对美国财政预算平衡作出了难以估量的巨大贡献。

  所以,在全球老龄化的背景下,希腊危机应作为养老金制度的反面教材,而荷兰经验应该作为一种范本;

  截止2010年,我国基本养老金的累计节余约是1.5万亿,而财政从1997年开始历年对基本养老的贴补总和也达到1.03万亿,两者大致平衡,如果算上因个人账户空帐形成的负债1.5万亿,公共养老金实际积余资产是负数,照目前老龄化和通货膨胀的速度,政府以财政补贴承担养老债务的方式,未来财政贴补额度会越来越大(1997年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的省有5个, 2010年在持续扩面收入增加的情形下,收不抵支却达到15个省(含兵团),财政补贴逐年扩大,1999年仅补贴180多亿元,以后逐年攀升,到2010年已经扩大到1954亿元),但是,老百姓的感受却没有与政府的财政付出保持同步,尽管养老金水平连续多年上调,但百姓依然感觉养老金水平过低,特别是老龄化水平高、生活费用水平高的上海、北京等特大型城市,如上海政府对养老金的年贴补目前已经破百亿,成为仅次于公共交通建设的政府第二大支出,但在每年的“两会”上,代表退休工人利益的机构都要提出养老金待遇水平太低、希望提高的提案)。

  体现之二是基本养老费率太高,引发两个问题:

  一是基本养老的制度执行力存在问题

  我国的城镇基本养老目前制度设计各地区不一,但发达地区评估缴费率个人大约11%,企业大约17%,合计缴费率为28%,个别老龄化严重的地区如上海为30%,而国际基本养老金的缴费率情况是,老龄化严重的欧洲发达国家,缴费率一般在20%左右,如英国23.8%,荷兰23.55%,瑞典17.21%,比利时17%,但美国只有12.5%,老龄化特别严重的德国也仅仅是19.9,老龄化兼高龄化的日本也仅仅是15.67;其他发展中国家绝大多数在10%以下,如墨西哥6.5%,泰国6.5%,南非3%,印尼6%,人口大国印度也只有16%,估算世界养老第一支柱平均缴费水平在15%以下;

  目前统计上费率高于中国的世界上其他国家仅有5个,即新加坡、乌克兰、匈牙利、意大利巴西西班牙;这些高于中国的国家,一般有两个原因:一是费率里面包含其他,如新加坡公积金不仅仅是用于养老,还用于住房的社会保障,为一个统括缴费率;乌克兰还包括社会救助;匈牙利则包括强制性私人养老金缴费在内;巴西包括社会救助;而意大利和西班牙,总所周知:发生债务危机,且养老福利导致国家债务太重。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保险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