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行业 公司 专栏 保险数据 专题 养老金
评论 组图 人物 人事变动 滚动 保险股
 
技巧 案例
理财 手册
论坛 百科
聚财 博客
 
加盟 代理人 需求测试 助理赔 少儿险
产品 重疾险 条款下载 养老险 医疗险

朱俊生对健康险的春天一说持保留态度

  • 字号
2012年11月21日20:18 来源:和讯网  作者:康耕甫

  作者 康耕甫

  和讯保险消息 11月21日下午,和讯网“第十届中国财经风云榜·保险业战略发展峰会”在北京隆重开幕。保监会官员、企业高管与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话保险业筑底、求变、深耕之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朱俊生在接受和讯网访谈时表示,对大病医保新政将迎来健康险的春天一说持保留态度。毕竟我们整个社会保障制度的管理是比较集权的,基本上是“官办、官设、官管、官督”的体制,它是具有垄断性的。让市场去参与,是不是有效的能打破这种垄断的局面。

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 朱俊生
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 朱俊生

  朱俊生,健康险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自身怎么去定位的问题。我们保险公司介入大病医保,那就意味着公与私在合作。公是政府,私是盈利性的商业性公司,它们合作二者都要守规则。如果让政府过度的干预,特别是干预到产品的定价,比如说保障的品种,保障的范围,如果有太多的干预,我想这里面有更多的问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保险 :您好朱院长,今年8月份六部委下发了大病医保新政,您觉得大病医保新政和医改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

  朱俊生:大病医保是保险公司参与经办,医改意味着什么?这就涉及到中国医疗保险整个的经办体制。有的学者用8个字去概括它,说我们整个社会保障制度的管理是比较集权的,基本上是“官办、官设、官管、官督”的体制,这样的体制之下,它是具有垄断性的。

  我们当然希望它具有竞争性了,因为只有竞争我们能看到更好的一些形态出来。让保险公司去经办,虽然很多人说它有很多的意义,我觉得最大的意义是在某种程度上能不能试图打破这种垄断,让经办的主体,除了政府部门,包括它下面的事业单位之外,有没有市场化的形态去参与。

  中国现在有100多家保险公司,寿险和产险都是60多家,他们都具有参与的资质和资格,而且有的公司其实已经在这个市场长摸打滚爬很多年了,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很多的大公司也有全国的网络,经营效率也在不断的提升,在这样的背景下,让市场去参与,是不是有效的能打破这种垄断的局面。因为我们医改最根本的出发点是让人民能够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更充分的医疗保障,这一点上从打破垄断、引入竞争的角度来看,意义是非常大的。

  和讯保险 :有人说健康险的春天已经到了,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朱俊生:我是持谨慎的保留态度。因为这样的政策出台,至少在政策的层面上开了一个口子,应该说这是很艰难的。为什么?政府部门自身六部委来推动这样一个事情,我们很清楚,对政府部门自己经办是有某种程度的冲击,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既然这样做,一定是看到了利用市场的优势去让我们的事业做的更好。这对于健康险意味着时候什么?是不是春天就来了?不一定,它们中间可能有巨大的拉锯战,现在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

  我们从之前的保险公司试点的角度来看,其实中间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觉得比较突出的问题在哪儿呢?政府自身怎么去定位的问题。我们保险公司介入,那就意味着公与私在合作。公是政府,私是盈利性的商业性公司,它们合作二者都要守规则。政府如果它特别的守规则,这样的市场发展就会更加的良性。如果相反,我们在有一些地方看到的,关于这个事情的各种言论,比如说基本的医疗保险就应该政府管,保险公司就不应该参与,这是一种说法。其实它对市场机制的认识还需要去深化。

  有人讲,基本医保基金是政府在管的,如果保险公司盈利了,是不是意味着基本的医保基金是流失的。流失这个词是很可怕的,因为你那这个罪名衡量的话,那我们很多事就做不了了。我们想说的是,能不能对市场的机制有更好的认识,让保险公司在这个事情上更遵循一种市场的规则,而不是说让政府过度的干预,特别是干预到产品的定价,比如说保障的品种,保障的范围,如果有太多的干预,我想这里面有更多的问题。既然是合作,政府和市场有更好的合作。

  举例,政府之前做了大量的基本医保,它的后台有很多关于疾病的数据,这样的数据怎么和商业保险公司去分享,共同对疾病的认识做到更好。保险公司的健康险业务,一定要控制好医疗费用的攀升,因为这对每个保险机构都是非常大的挑战。这一点需要怎么去做?一定要政府和市场联手,要不我们保险公司怎么有可能去介入医疗服务提供的过程,比如说介入医生和医院的过程,这需要政府和市场共同的面对。

  结论,确实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想象的空间,但是我们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规范,这样市场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和讯保险 :现在外资的保险机构越来越多的进入中国,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消费者也越来越聪明,您怎么看待中资保险公司市场的开发?

  朱俊生:这就涉及到市场的准入怎么去看了,是这样,不管是外资的公司,还是国内内资的,因为现在很多股势力都想投资办保险公司,这我们很清楚。特别是最近我们看一些央企,一些地方性的国企都有很多。

  市场准入肯定要慢慢的放开,但这个节奏不要一下子开闸放水,对市场冲击特别大。排除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下,我觉得市场主体还是要慢慢的增加。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地域非常的广阔,区域之间的差异也非常大,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保险公司在各个层面进行竞争,有可能让老百姓享受到质量更好、价格更便宜、成本更低的保险产品

  市场准入其实不是问题,现在监管部门等待批示的资本金可能还有上百个亿,甚至几百个亿,增加保险公司想象的余地还很大。我们现在市场比较大的问题在哪儿?当越来越的主体进来以后,我们有没有建立一个真正的市场退出机制,市场得有进有出,这样才生态平衡,我们不能只有生没有死,这样的市场没有效率。这恰恰是中国市场最大的问题,相当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退出机制,我们至今没有看到一百多家公司,有这样一家公司经营不善破产的。一个没有市场退出机制的市场,一定是缺乏效率的市场,所以今年保监会很重视,把市场退出机制作为一个重要的方面去推动,这是非常重要的政策导向。

  和讯保险 :您对于退出机制有什么样的建议?

  朱俊生:退出,大家对它的评价不要过于负面,为什么?企业破产或者退出它是一种实验。企业在竞争的过程中要决策,决策就需要信息,有时候没有信息,但是那个企业如果经营不善破产了,它就给我们提供很多信息,我们去反思,为什么那条路走不通,所以我们想说的是,破产企业家的贡献一点都不低于成功的企业家,在观念上一定要有这个观念。

  破产很平常,越是经济发达的国家它的破产率往往也相当的高,举例,如果你看美国的市场,你去看美国的非寿险市场,当然它的市场主体很多了,一千多家,它每年都有破产,美国一家公司曾经梳理了美国非寿险公司破产的情况,从1969年一直梳理到2008年的数据,每年都破产,最多的时候破产60多家,最少有破产了好几家,我们不要怕企业破产。接下来真正推动市场退出机制,这几点需要考虑的。

  第一,我们要建立一个市场主导的退出机制,而不是行政主导。为什么这么讲?我们现在保险市场发生了几起事情,一些保险公司出现一些问题,监管部门也介入,但我们发现在这个过程当中,是监管部门主导的,后来是行政部门在主导,我们希望是市场主导的退出机制,就是我退出是基于市场,股东觉得没有利润赶紧走人。

  第二,我们没有退出机制,我们要喊一定要退出机制,因为这是提升市场效率的起点,但是当开始酝酿市场退出机制我们要非常的谨慎,你的破产标准是什么。

  我们现在监管部门也在讨论,也委托中国政法大学做了一个项目研究,我们发现有一个问题,破产的标准仍然不清晰。我们虽然拿偿付能力来衡量,但是偿付能力并不意味着破产,偿付能力是监管的审慎标准,它跟公司法讲的资不抵债的破产不是一个概念。所以怎么界定破产的界限,要不然很可怕。一方面我们赋予了监管部门一个权利,我可以让你破产,或者让你死;另外一方面死的界限又不清楚,而且自由裁量权又太大,给我一把尚方宝剑,但是尚方宝剑在什么情况下砍人,标准不清楚,这是非常有负面作用的。

  第三,保险保障基金,因为市场推出的话,就涉及到投保的保护,消费者的保护,比如说公司破产了,保单怎么算?它该不该对投保人进行补偿,涉及到保险保障基金,这里面就有很多的文章可做了。因为保险保障基金都很清楚,它是行业互助的基金,保险公司每挣一笔保费,它要交保险保障基金,但是我们现在这个行业互助的钱比国有化了,我们成立了一个国有独资的保险保障基金管理公司,在这个公司的管理当中,特别是在高层的董事来源背景当中你会发现,官方的背景气息非常的浓了,有人民银行的董事、财政部的董事,保监会,当然也有公司的董事了。

  但是我们想说的是,既然是行业的钱,既然是保险保障基金,既然是应用于行业,对某行业中缺乏效率的企业退出之后投保人的补偿,是不是行业能发挥更大的话语权。

  和讯保险: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朱俊生:对,但是我们现在的体制把它国有化之后,这样的运作方式跟它本来应该做的初衷会有一些背离。

  和讯保险:谢谢院长的精采分析!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保险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